三藩这三位几乎成精的老狐狸,为何敌不过年轻的康熙皇帝

历史上的三藩之乱,其实是被康熙皇帝给逼反的。最早的时候也并不是三藩,而是四藩。广西还有一个定南王孔有德,他被李定国打死之后,因为他没有儿子继承王位,于是定南王的藩国被撤销。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清朝对前明降将的态度,基本上就是兔死狐悲,用完就甩。

清军 康熙 公元 战场 皇帝 朝廷 清廷 当年……

图片 1

清朝初年,最为有名的汉姓王有三个,平西王吴三桂,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继茂。

吴三桂起兵

图片 2

到了康熙十二年三月,这一幕再次上演。平南王尚可喜请求告老还乡,但他同时希望把他的平南王爵位留给自己的儿子尚之信。康熙最后批准了尚可喜告老还乡的请求,但是平南王的爵位不允许尚之信继承,并且还要尚可喜尽快遣散部众。虽然康熙没有明说撤藩,但实际上跟撤藩也没什么区别了。广东的藩王被撤,吴三桂和耿精忠坐不住了。当年七月,吴耿二人试探性的上了一道奏疏,请求康熙撤藩。没想到康熙直接就同意了!并且派还人赴云南、广东、福建,办理撤藩事宜。

他们同时也被称为三藩。

当年九月,朝廷的撤藩诏使到云南,撤藩看来是不可避免了。吴三桂因为弄假成真,愤愤不平,阳为拜诏,阴里筹谋举事。便于十一月二十一日,杀掉了前来接任的云南巡抚,公开宣布叛乱,并自称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蓄发易服,旗帜皆白,致书天下,煽动反清,各地藩王先后响应,
三藩之乱由此开始。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清廷政府所准许的便宜行事下,三藩的势力正在无限制的膨胀。

三藩造反之初,清朝的满蒙汉八旗约十八万兵力,其中十万驻守北京,另外八万监视各地的四十四万绿营兵。清军总兵力六十万出头,而三藩加起来一共十二万。并且吴三桂起兵的时候,耿精忠和尚之信都还没有起兵(尚可喜不反清)。所以吴三桂最早就没打算造反,否则他也不可能从七月份上疏,九月开始撤藩,一直拖到十一月才正式起兵。他也是被清廷逼得太紧,只好硬着头皮反了。

这三位藩王也不是单干,他们还在暗地里互相的串联,互通消息,结成联盟,一旦有事,互相照应。

图片 3

有这些人在,朝廷当然是要不开心的,朝廷中最不开心的当然是要属当今的康熙皇帝。

反清联军的短暂胜利

图片 4

吴三桂起兵后,康熙做出了四道部署。第一是驰诏停撤广东平南、福建靖南二藩,专心对付吴三桂;第二是委任广西将军孙延龄为抚蛮将军,令其统兵固守广西,侧击吴三桂;第三是令西安将军瓦尔喀率兵赴蜀,封锁吴三桂入川的路线;第四是任命顺承郡王勒尔锦和都统巴尔布、都统珠满,分别驻守荆州、常德和岳州三处,以阻挡吴三桂东出湖广的路线。力图将吴三桂封死在云南高原,徐图消灭。

康熙皇帝所最为关心的事有三件,就是三藩、河务以及漕运。

康熙的计划应该说还是很合理的,但是吴三桂毕竟是老将。他起兵后,直奔贵阳,夺取了贵州。逼迫云贵总督甘文焜自缢,贵州巡抚曹申吉、贵州提督李本深、云南提督张国柱等向他投降。拿下贵州后,吴三桂分兵两路,以王屏藩部攻四川,自己率主力进攻湖南。仅仅才几个月,康熙部署的湖广防线就被吴三桂基本摧毁,吴军占领了大半个湖南。

按照康熙的意思,三藩的气焰也太嚣张了,但是考虑到三藩的势力,他还是不敢轻易地撤藩。

图片 5

康熙十二年三月,尚可喜向朝廷上疏请求回到老家辽东海州休养,同时,他提议自己的王爵交由儿子尚之信来继承,并留其继续镇守在广东。

(三藩之乱早期形势)

图片 6

眼见吴三桂连连得势,驻守广西,负责侧击吴三桂的孙延龄立马倒向吴三桂,他自称安逆大将军,攻陷梧州、平南、浔州、富川诸地。福建的耿精忠也公开造反,攻陷全闽,随后约吴三桂合兵入江西。吴、耿两军夹击江西,攻占了30多个州县。

康熙帝看完奏折,批准了尚可喜的请求,也同意了尚可喜的提议,但他又补充了一点,王爵继承没有问题,留守广东就不必了。

此时的清朝,可谓是内忧外患。内忧方面体现在朝廷无人可用,满洲八旗根本没有能用的将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绿营身上;外患除了吴三桂和耿精忠之外,陕西的王辅臣也反了,青海和新疆的准噶尔拥兵自重,塞外的察哈尔蒙古出兵攻北京,东北的沙俄也虎视眈眈。如果此时吴三桂敢跨过长江,不说拿下北京,即使拿下中原,满清的根基也会被动摇。

当年七月,迫于形势,吴三桂、耿精忠主动上疏请求朝廷撤藩,以探查朝廷的真正意思。

图片 7

朝廷比小浣熊还干脆,下令全面撤藩,三藩所属人员全都搬迁到山海关外。

清军的反击

听闻撤藩令要下达,吴三桂与耿精忠这两位也积极地暗中准备起来,他们迅速地结成了统一联盟,布置了手中的兵马,还与其他有想法的省份“同志”进行了串联。

吴三桂在拿下湖南后,暂停了继续北进,转而希望和清廷谈判,乞求划江而治,被康熙一口回绝。并且还将吴三桂留在北京做人质的的长子吴应熊、长孙吴世霖一并处死。坚定了不和谈的态度。因为此时的清军在盘面上仍然占有优势,吴三桂虽然拿下了湖南、贵州、四川广西和陕西、江西的一部分,但是关键的江浙财赋重地始终没有拿下。这就给了康熙绝地反击的机会!

图片 8

当时吴三桂有二十二万人(本部四万,从川黔湘桂四省兼并十六万),但主要都是临时投降加入的。与他对峙的清军也是二十二万,其中八万人部署在川陕,十四万部署在湖广。这些清军都是战斗力丰富的老兵,而且康熙看家的十万八旗兵还没有调动。所以才会康熙有恃无恐,坚决跟吴三桂死战。

当年的十一月,自以为准备得差不多的吴三桂造反了,他扣留了钦差大臣折尔肯等人,杀了云南巡抚朱国治,并拘捕了按察使以下不站在一条线上的官员。

双方对峙数月之后,反清联军一派首先出现了内讧。盘踞在台湾的郑经没有听从吴三桂的建议(让他北上偷袭东北或浙江),而是自作主张进攻福建的耿精忠,导致耿精忠不得不调回北上的兵力,回撤福建跟郑经开战。并且广东的尚之信仍然还在观望,没有参加叛乱。

他向天下发布了檄文,在这篇战斗召集令里,这位老兄很不要脸地宣称自己这个“原镇守山海关总兵官”因为奉了上面的旨意被授封为“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兴明讨虏大将军。”

反清联军的这个内讧,让康熙抓到了反攻的机会。他重新调整部署,在西线稳重吴三桂,以东线的福建、浙江、江西为主战场,调安亲王岳乐、康亲王杰书、贝子傅喇塔、浙江总督李之芳进攻东线的耿精忠和郑经。而当时的耿精忠和郑经,仍然在互掐呢!最后两个人都被清军压制,与吴三桂中断了陆路联系。

虽然着吴三桂的名声不咋的,积极响应他的人还真不少,本集团内部的就有云南提督张国柱、贵州巡抚曹申吉、提督李本深,耿精忠不用说了,吴三桂一起兵,他也在福建跟随着闹腾了,尚可喜不想造反,尚之信逼迫着自己的老爹也造反了。

图片 9

先前那些与三藩有着这样或是那样联系的汉军将领,也有些坐不住了,那位入关前汉姓三王之一的孔有德的女婿将军孙延龄在广西活动起来,那位吴三桂先前的部下提督王辅臣也在陕西积极响应起来,河北总兵蔡禄同学在彰德也是拉起了山头。

耿精忠和尚之信降清

境外的形势也不乐观,台湾的郑经在吴三桂的暗送秋波下,出兵浙江沿海地区,塞外的察哈尔部布尔尼也乘着此机会叛乱了。

在分割耿精忠和吴三桂之后,清军又以靖逆将军张勇、陕西总兵孙思克、定西大将军董额为主帅,三路大军由陕西出击,分别进攻甘肃的王辅臣和四川的吴三桂军。然而还没等清军进攻,吴三桂这边也出了内讧。

吴三桂的行动很快,当年年底,吴军出云贵,攻略湖南、四川,他们首先拿下了沅州,接着长驱直入,攻克常德、长沙、岳州、衡州等地,所到之处,湖南各地的绿旗兵们纷纷响应,各州府的将吏们投降得不在少数。

康熙十四年六月,叛清降吴的孙延龄攻打梧州失利,被清军重挫。这件事导致孙延龄反清的信心遭到动摇,他在反复考虑后,决定再次投降清朝。此事被吴三桂知道后,派自己的从孙吴世琮领兵进驻桂林,杀掉了孙延龄。于是反清联军方面又少了一员大将。

即使是叛乱的战火遍及到了全国各地,康熙还是依然地非常镇定。

康熙十五年,清军在东线高歌猛进,收复了整个浙江,还攻入了福建。这个时候,郑经还在耿精忠后方捣乱。双方在漳、泉二府激战,耿军战败撤退,郑经尽夺漳州、泉州等地。康熙乘此时机,果断下旨令清军全军出击,趁虚入闽作战,尽歼耿军几万精锐。耿精忠在前有清军进逼,后有郑经捣乱的情况下,无奈的向清军请降。康熙恢复了他的靖南王爵位,让他率所部随清军征剿吴三桂。于是,耿精忠一路被平定。

图片 10

不久后,清军击败了郑经军,收复了漳、泉各地。浙江、福建彻底平定。(郑经完全就是个大搅屎棍)

康熙皇帝的诏令就在此一刻下达,削夺去吴三桂的所有官爵,并将其所有罪状公布天下。没过多久之后,吴三桂在北京城内作为人质的儿子吴应熊被清廷逮捕送到菜市口一刀了结。值得注意的,同样是造反的尚氏、耿氏在京城的人质并没有被处决。

耿精忠投降前夕,不知道尚之信这个二货是怎么想的。他之前不反清,这个时候突然宣布接受吴三桂招讨大将军的封号,易帜改服,拥兵反清。但是此时的局势,已经朝清军一方翻转了。吴三桂让尚之信出兵时,他以各种理由拒绝了。咋咋呼呼一阵后,居然又宣布向清军投降。康熙随即降特旨,赦免了尚之信的罪。于是,三藩之乱仅仅才两年多,耿精忠和尚之信两路都被平定。但是他俩都没捞到好,最后都被康熙处死了。

图片 11

图片 12

当康熙皇帝在朝中布置的时候,吴军的势力一路疯长,已经涉及到了湖北境内的松滋,在他们的对面江南北岸所驻扎的正是清军的荆州大本营。

吴三桂的最后一击

如果吴军就此渡过长江,战略主动权也将掌握在吴三桂的手中,没了长江之险为依靠,清军将彻底失去优势,而沦为吴军手中待宰的羔羊。

东线被完全平定,战场自然就转到了吴三桂的西战场。首先是陕西的董额一路,在克复了秦州、洮州、河州、兰州、延安诸地后与王辅臣在平凉对峙。吴三桂遣派王屏藩和吴之茂从汉中增援王辅臣,但没用成功。于是西北战场暂时形成了对峙局面。

可是,也就在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吴三桂竟然停止了进军,在当地停驻了三个多月。

之后康熙令大学士图海为抚远大将军,总理西北战场。仅仅一个月,图海就大败王辅臣于平凉城北。次月,王辅臣降清。王屏藩和吴之茂两路援军也被击退,于是陕西和甘肃两省也被清军平定。

康熙十三年七月,康熙命令贝勒察尼、将军尼雅翰带着满汉部队对着岳州发起了猛烈的冲击。

随着浙江、福建、陕西、甘肃全部被平,仅剩的一路就只有吴三桂亲自率领的中路军了。当时吴三桂防守严密,兵力雄厚,清军几次突击都不成功。但是吴三桂的进攻也几次被挫,无法扩张地盘。双方这么对峙,拖的时间越久对吴三桂越不利。等到广东和广西先后被清军平定后,湖南便成了一个突出部!清军分四路从湖北、江西、广东、广西进攻湖南。

到了这年年底,王辅臣也反了,这让康熙有点吃不消,这就意味着清朝廷所要面对的是三个大战场。

为了维系人心、鼓励士气,吴三桂将大帅府由长沙转移到衡阳,并于康熙十七年三月初一在衡阳称帝,国号大周,改衡州为定天府,定为大周首都,并大封诸将。

王辅臣所主导的陕西、甘肃等地的西部战场,耿精忠为主要势力的福建、江浙等地的东部战场,吴三桂所攻克的湖南等地,这是中心地带,属于正面中心战场。

称帝之后,吴三桂决定反击。当年六月,吴三桂亲点大将马宝,并授其率五万大军南下,攻打衡阳的门户永兴,两战两胜,大创清军。击毙了清军都统宜里布、护军统领哈克三,大败前锋统领硕岱、副都统托岱、宜思孝所率的援军。清军受次大败,被迫退回了广东。

图片 13

南线反攻大胜之后,吴三桂又亲自部署了对广东、广西的大规模进攻。以十万大军,突入两广,收复了除梧州之外的所有区域,大挫康熙和清军的信心。那个骁勇善战的吴三桂,貌似又回来了。

对于这三个战场,康熙皇帝非常明确,首先要打击的就是正面战场的吴三桂。

但还是要实事求是的讲,吴三桂在称帝后取得的胜利,只是区域性的胜利,对整个战场来说还是于事无补的。这就好比当年李定国两厥名王,声势浩大,但是清军在总体上仍然占有巨大的优势。个别战役上的胜利,掩盖不了全局的颓势。

要击败吴三桂,在正面战场取得胜利,他所认为,重中之重,就是要攻下岳州和长沙。

图片 14

岳州、长沙却是不那么好打的,清军花了很大的力气,打了一年多,就是不能把这两个城池,这也使得战争进入了僵持阶段。

三藩覆灭

东西两个战场此时也变得不怎么平静,这两个战场之中,康熙皇帝最为关心的还是西部战场,在这个陕甘宁地区,他重点所要解决的当然是平凉一带的王辅臣。

大周军反攻广西后不久,吴三桂于八月十七日病死在军中。周军大将们商量后,决定密不发丧,退师衡阳,然后派人赴云南,迎吴世璠继位。十月,吴世璠迎丧回到云南,正式继大周皇帝位。

康熙十四年三月,秦州被清军攻克。

听说吴三桂去世后,康熙都笑了。吴三桂是员悍将,但吴世璠才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大周以幼主为帝,灭亡是必然的!于是盘踞在湖北、陕西的清军大举进攻,四川和湖南全部被清军收复。

接着,兰州为西宁总兵王进宝所攻克,巩昌为另外一位清军将领张勇所攻克,延安府、定边等地也相继为清军所收复。

康熙十九年,大周政权控制的领土除了云贵之外,其余全部都被清军所攻占。其后一年半的时间,清军先克贵州,再克云南,三藩之乱遂全部平定。最后再说说二逼青年郑经,他在昆明被攻克的半年前也病死了。而他所盘踞的台湾也在两年后被收复,南方的反清势力彻底被荡平。

康熙十五年二月份,康熙任命了大学士图海为“抚远大将军”,统辖陕西满汉军队,全权负责平定平凉,消灭王辅臣的重任。

图片 15

清军势头很猛,打到六月份,王辅臣出城投降了,康熙皇帝也还地道,并没有怎么处置王辅臣,并答应恢复他原有官职,加封为太子太保,升级为“靖寇将军”。

三藩失败的原因

王辅臣的归降是一个转折点,陕甘地区的局面朝着有利清军的方向驶进,直到八月份,陕西也就只剩下了汉中、兴安两地仍然在反叛队伍的手中,西部战场基本上已经搞定。

三藩失败的原因有很多,一是吴三桂在战略上有严重失误,拿下湖南后没有尽全力北上,当然他有他的理由,比如湖北江汉平原利于清军骑兵作战等。但是吴三桂实力弱,长期对峙对他很不利;二是吴三桂没有合适的继承人,他一死,大周就完了;三是三藩之间都是各自为战,被清军逐个击破;四是盘踞在台湾的郑家和耿精忠、尚之信两藩全在互坑队友,在内耗中消耗掉了本来就不强的实力。

西部战场激战的同时,东部战场也正在胶着之中,以西部战场的不同,这里的争夺变为非常地持久。

不过,以上这些都是表面的原因。我觉得根本原因还是三藩自身的问题。什么呢?就是三藩的反清决心不坚决!尚可喜就不用说了,他不反清;尚之信属于墙头草,谁强他跟谁,成不了大器。耿精忠也是看情况而定的一个人,之前吴三桂拉拢他时,他犹豫不决,后来看吴三桂势力大,也跟着一起反,但早已经失去时机了。

僵局最终被清军打破,在浙江,康熙十四年八九月份清军在多地打败耿军,收复各战略要地,在江西,当年五六月份,清军收复新城、广信等地,歼灭耿军达到二万多人,同时,清军已经准备着向福建进军。

吴三桂倒是最先造反的,但是他的反清决心也不是很坚决。他如果不是被康麻子逼急了,也不会反清。论军事才能,他是个杰出将领,但是论政治头脑,吴三桂根本成就不了伟业。稍微有点政治头脑的人都不会在顺治刚死,满清力量最弱时,丧心病狂到去缅甸穷追并弑杀永历皇帝。他能把这种铁杆汉奸的行为做绝,做到谁都不信他的程度,也真的是没谁了。

康熙十五年八月份,清军猛烈攻打仙霞关,耿军溃败,福建通道被打开,清军势如破竹,直入福建境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康熙十五年九月,康亲王率领大军继续前进,占据延平,耿精忠没有了更多地选择,马上安排人前往清营谈判投降事宜。

十月份,就在当年王辅臣投降后的四个月,康熙皇帝赦免诏书下达,耿精忠率领其文武官员出福州城向清军归降。

如王辅臣般,康熙皇帝仍然很地道,命耿精忠继续为靖难王,带领其所属部队,以“戴罪立功”的方式征讨郑经部队。

耿精忠的归降,东南战场已成定局。

图片 16

归降之后的耿精忠倒是爆发出巨大的能量,他与清军严密配合,积极打击台湾分裂分子郑经所属部队。

康熙十六年正月兴化城被攻克,二月份,泉州也被占据,郑经部队丢弃漳州等地,撤回台湾,福建地区相对稳定。

两个战区的相继平定,得以让清廷对全局作出重新的部署。

清廷政府的意图其实已经很明确,东西两线同时推进,从广西、广东两个方向进军,从而抄掉吴三桂军队的后路,在中路战场上,从正面给予吴三桂军队强力打击。

该让尚之信登场了,广东方面其实是不用担忧的。

尚之信的性质有些和其他被胁迫的各地将领相似,他的造反,实际意义上,只是为了自保而对吴三桂作出的一种妥协。自从造反后,他也没做出多少出格的事,也没多大的动静,只是安稳安稳地待在广东,没给清朝廷添多少的麻烦,也没有给吴三桂多大的助力。

在当时朝廷的眼里,尚之信并不是蓄意造反,罪过还是比较轻的,只是为了政治需要,他最终还被归入了三藩之一,成为清廷政府加固中央集权统一的踏脚石。

康熙十六年五月,尚之信带着文武官员出广州城归降清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