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邹城市邾国故城遗址首次发现“邾”字陶文

发布时间:2018-07-31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刘艳菲 王青 路国权

邾国故城遗址位于山东邹城市南10公里峄山南麓,是东周时期邾国的都城和秦汉时期邹县县治所在,1963年社科院考古所山东队对该遗址做了初步调查,并结合文献记载论定为邾国故城遗址。自晚清民国以来,该遗址就以出土大量陶文而受到学界普遍关注,仅邹城市博物馆就收藏有该遗址历年采集的陶文标本三千余件,但一直没有发现带“邾”字的陶文,给相关研究尤其是该遗址的定性带来一定困惑。

2015年3月至6月,山东大学考古系联合邹城市文物局对邾国故城遗址进行了为期三个多月的考古发掘,发掘地点位于“皇台”下西南300多米的仓储区,出土了大批东周到汉代的遗存。本次发掘结束后即开展了资料整理,发掘简报已刊于《考古》2018年第3期。2018年初,在后续的资料整理中,于4件战国陶器上发现了疑似“邾”字陶文,并经有关专家予以确认。这是邾国故城遗址首次发现“邾”字陶文,鉴于这一发现的重要性,现做补充报道如下。

图片 1

“邾”字陶文发现于H623出土的1件陶量和3件陶罍之上。陶量H623④:9为泥质褐陶,陶色较深,夹微量细砂,质地坚硬,直口,方唇,下腹微敛,平底,素面,外壁和口部经打磨修整,非常光滑。其口部戳印有“邾”字陶文,印面为长方形,边缘模糊,长约1.5厘米,宽约2厘米。陶罍H623②:12、H623②:13、H623③:8均为泥制褐陶,直口,窄沿,方唇,短束颈,折肩,小平底,素面。其肩部均戳印有“邾”字陶文,印面为圆形,每个陶罍的陶文数量、尺寸和排列方式并不相同。H623②:12有5个“邾”字陶文,呈五角形排列,印面直径为1.6厘米。H623②:13有4个“邾”字陶文,呈方形排列,印面直径为2.2厘米,戳印较浅,印面比较模糊。H623③:8有1个“邾”字陶文,直径2厘米,下部模糊不清。

经初步分析,这4件“邾”文陶器的年代均为战国早期。3件陶罍与长清仙人台M5:012陶罍、曲阜鲁故城M1:6陶罍的形制十分相似。仙人台者为平折沿、颈较短、折肩位置较高,鲁故城者为坡折沿、颈相对较长、折肩位置相对较低,邾国陶罍折沿近平、颈部长度和折肩位置介于前两者之间。从器形的演变规律来看,3件邾国陶罍的形制介于这两者之间。据已有研究,仙人台陶罍的年代为春秋晚期,鲁故城陶罍的年代为战国早期。邾国陶罍的年代应该与两者相近且更接近战国早期,同出陶量H623④:9的年代应与之相同。而且陶量H623④:9的容积约合姜齐量制的1.5区,姜齐量制适用于春秋至战国早期的齐国、邾国等地,从而进一步证明了陶量H623④:9是战国早期的器物。

图片 2

根据《左传》等文献记载,公元前614年邾文公迁都于峄山之阳,时称“绎”或“峄”,此即邾国故城遗址。这次该遗址带“邾”字陶文的发现,说明至晚到战国早期“邾”已经是此地的行政名称,东周邾国的都城应位于此地。联系《孟子·梁惠王章句下》出现的邹穆公以及该遗址还曾出土过秦代“驺”字陶量,可知战国中期以来此地又改称为“驺”。这与邾国后改称为邹国应有直接关系,属于国名与地名互称之例。总之,这是“邾”字陶文在邾国故城的首次发现,以出土的自证性文字材料印证了相关文献记载,具有重要学术研究价值。

此外,这次陶量和陶罍上的“邾”字陶文证明它们是官方发行的量器及配套使用的盛储器,也具有重要研究价值。经过实际测量,陶量H623④:9的容积为4735毫升,陶罍H623③:8、H623②:12、H623②:13的容积分别为4800、9613、9730毫升。可以看出,陶量与陶罍的容积基本呈倍比关系,陶罍H623③:8与陶量H623④:9的容积基本相同,陶罍H623②:12、H623②:13的容积大约是陶量H623④:9的2倍。相同的出土单位、相同的质地和颜色、呈倍比关系的容积,说明陶量和陶罍很有可能是同一时期配套使用的量器和盛储器。这启发我们,今后有必要对陶罍这种在鲁南地区很常见的东周陶器的功用进行重新审视,其对于研究东周时期邾国量制也将会有重要价值。

邾国故城遗址田野考古取得重大进展——访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教授王青

图片 3

邾国是山东地区周代的重要诸侯国,据历史文献记载和历代考证,邾国是陆终氏的后裔曹安建立的。鲁文公十三年“邾文公卜迁于绎”,即春秋中期偏早,邾国将都城迁到了“绎”,地在今山东邹城市峄山南麓的邾国故城遗址。

邾国与鲁国南北紧邻,两国分别是孟子和孔子的诞生地,邹鲁成为山东古代文教兴盛之地,历代留下了非常丰富的文化遗存。2015年以来,山东大学联合邹城市文物局在邾国故城遗址开展了大规模的田野考古工作,取得了重要收获。围绕邾国故城遗址的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教授王青。

基本摸清城址的现状和布局

《中国社会科学报》:历年邾国故城遗址考古发掘有哪些发现?近年来的考古发掘取得了哪些进展?

王青:邾国故城遗址位于山东省邹城市南10公里的峄山镇峄山南麓纪王城村周围,遗址地处丘陵地带,北枕峄山,南依郭山,东有高木山,西为平原,季节性小河金水河自东北向西南穿城而过,整体地势为向西开放的小盆地。

城址平面近似长方形,东西宽2530米,南北长2500米,周长约9200米,面积约6平方公里。城址中部偏北有一处略呈方形的高台地,面积近17万平方米,俗称“皇台”,钻探发现有成片夯土建筑基址,应为宫殿区所在。

从清代以来,该遗址就以出土大批陶文而着称。1964年春,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邹县文管所对该遗址做了首次考古调查,并根据出土的陶文认定遗址为邾国都城所在,该遗址一直未经正式发掘。

后来,以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契机,该遗址的专项文物保护和考古发掘正式纳入工作日程,由山东大学承担邾国故城遗址为期12年的田野考古项目。2015年项目正式启动,在近几年的考古工作中,我们始终坚持聚落考古和多学科合作两条技术路线,按照城市考古和大遗址保护的工作思路和要求,以搞清城址的兴废过程、功能分区及布局演变为学术目标,取得了一系列重要发现和研究成果。

一是城墙和壕沟的解剖。城址的城墙与壕沟大部保存较好,周长7290米,平面为不规则长方形,西、北、东三面城墙外设有大致连贯的壕沟。城墙和壕沟的修建与走势均较好地利用了周围的地形地貌。西墙建于平原开阔地带,应是城址对外联系和防御的重点。2018年,我们对西城墙和城壕北部、北城墙和城壕中部进行了解剖发掘,根据层位关系和出土陶片,西城墙及城外壕沟的兴废过程整体可分为三个时期,春秋中晚期为初始时期,城墙采用堆筑法,未见明显夯筑痕迹;战国至汉代为使用扩建时期,城墙为版筑而成,可见明显的单棍夯打迹象;汉代以后为废弃阶段,堆积较薄。第一期与《左传》等文献记载的邾文公“卜迁于绎”的年代大致相当或略晚,第一、二期的墙体外侧发现大量铜镞,铜镞质量较好,均为窄身长铤三棱镞,年代应在东周时期,印证了文献记载的鲁国等国曾多次攻入邾城的史实。

二是宫殿区“皇台”的发掘。宫殿区“皇台”位于城址中部偏北,为高出周围地表3—5米的高台地,平面略呈方形,东北部略外突,面积近17万平方米。2016年、2017年对皇台进行了全面的重点勘探,发现数十个夯土基址,年代多为汉代,少数为东周时期。2017年春夏在皇台中部偏北发掘,共发现灰坑和灰沟320余个、水井4眼、房址5座、窑炉2座。出土大批遗物,如陶器有鬲、盂、豆、罐、盆、釜、缸、瓦、瓦当等,年代多属春秋、战国时期和汉代,另有少量北朝至隋唐时期文化遗存。在发掘区东西两侧发现2座战国时期的窑炉,每座长近10米,残留10余个直径数十厘米的圜底小灶,每个小灶下与一个拱形火门相连,周围堆积较多红烧土粒,并发现少量铜渣,推测窑炉与冶铸某些小型铜器有关。推测该区域在战国时期应是官营冶铸作坊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