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发生在七世纪的法国。那时,贵族们把各自的封地作为国中国,各自为政,动不动还互相战争。

蒲凯里城是一位老伯爵的封地。老伯爵有个独生子奥卡辛,这年刚过二十岁,他的眼睛是灰蓝色的,头发卷曲,潇洒英俊。他为人和蔼可亲,落落大方,从不随便跟人争吵。

老伯爵虽然喜欢他,但常常埋怨他不关心打猎、不喜欢穿戴盔甲与别人比武,他觉得,这个儿子似乎对骑士们的荣誉也不感兴趣。

老伯爵有个陪臣,15 年前曾在阿拉伯海盗手里买回来一个来历不明的小泵一娘一。这个陪臣没有孩子,他很喜欢这小泵一娘一,给她补行了受洗礼,为她取名叫尼科丽。陪臣像父亲一样对待尼科丽,打算等她长大成一人,将她嫁给一个诚实的军官或商人。

谁知,有一天奥卡辛在陪臣家遇见了尼科丽,两人一见钟情。从此,奥卡辛每天都要到陪臣家来,一坐就是半天。慢慢的,两个年轻人渐渐变得谁也离不开谁了。

老伯爵得知儿子竟喜欢上一个像奴隶一样买来的姑一娘一,就把他找来,怒斥道:“你明白自己是谁吗?你是伯爵的儿子,未来的伯爵!你要娶妻,只能要门当户对的,要么伯爵的女儿,要么公爵的女儿,最好是国王的公主!”奥辛卡却回答得很干脆,他说:“我只娶尼科丽,其他谁都不要!”老伯爵气坏了,他找来陪臣,大声对他说:“你陪了我一辈子,我什么时候亏待过你?现在,你怎么可以让那个买来的女奴扰乱我儿子的心,弄得我也陪着彻夜睡不着觉?我命令你,快把那个女奴撵到我儿子再也见不到的地方去!如果让我发现,我就对她处以火刑!”老陪臣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他又舍不得撵走自己的养女,只好将尼科丽藏在自己家最高的一层阁楼上,门外加上锁,还派了一个老太婆看管住那扇门。

阁楼离地很高,上面只有一扇透气的小窗,人在里面很难看清楼下的情况。老陪臣还把老伯爵说的话告诉养女,尼科丽听说再也见不到奥卡辛,痛苦得比受火刑还难受。

很快,奥卡辛发现尼科丽失踪了。他找到老陪臣,老陪臣守口如瓶,一再对他说:“你别找尼科丽了!这是你父亲老伯爵的意思,他不许你们再来往。”尽避奥卡辛一再劝说,但老陪臣始终不敢松口,他说:“我非常害怕你的父亲,他是蒲凯里城的太上皇,要是在这件事上违背了他,尼科丽会被烧死,我也不能幸兔。”奥卡辛再也没话可说了,他心情沉重地回到伯爵府,躺在一床一上,泪如雨下。从此,他拒绝任何人前来说媒。

不久,蒲凯里城外杀声连天,邻近的瓦伦斯城伯爵集中了全部兵马,要跟蒲凯里城的老伯爵算一笔旧帐。他扬言要攻破城池,活捉老伯爵。

老伯爵吓呆了,他已经三年不持兵器,怎么对付得了年富力强的瓦伦斯伯爵呢?他找到奥卡辛,见他还躺在一床一上伤心,就说:“别躺着啦!城破家亡,你的小命也会保不住,还谈什么儿女情长呢?好,这样吧,你想办法打退瓦伦斯伯爵,保住蒲凯里城,我就同意你跟尼科丽见面!”奥卡辛一听,翻身下一床一,大声问道:“父亲,您的话当真?”老伯爵叹口气,点点头说:“决无戏言。”奥卡辛立即找来盔甲,佩带长剑,召集了一批年轻的战士,守在城门里侧等待时机。

瓦伦斯伯爵在城外挑战了两天,见蒲凯里城内没人出来应战,心中十分得意。这天,他把大小头目们召集在军营里饮酒取乐,高谈阔论,甚至还拿不愿与别人比武的奥卡辛取笑。他说:“这一次,蒲凯里伯爵死定了,他养了个窝囊废儿子,成天只会哭哭啼啼,一点骑士风度也没有。我看他,连剑跟长矛都区别不开!”他的话引起哈哈笑声,大小头目们得意忘形,吩咐士兵们也在各自军营里开怀畅饮,预祝早日攻破蒲凯里城。

敌军营地里酗酒狂欢的情况,早被奥卡辛侦察得一清二楚。临近半夜,他估计敌军官兵都已喝得酩酊大醉,就打开城门,带着那队年轻士兵扑了过去。

瓦伦斯军营顿时乱成一一团一,奥卡辛骑着战马直奔大营,一把将瓦伦斯伯爵抓上马背,一声吆喝,随同突袭的士兵们就拥着他回到了蒲凯里城。

奥卡辛将瓦伦斯伯爵扔在父亲面前,大声说:“父亲,我将瓦伦斯泊爵活捉过来了!你到城上去看看,他的部下都弃营逃走了,这场战争已经闪电般结束。现在,希望你履行诺言,允许尼科丽与我见面。”老伯爵一面吩咐将俘虏收监,一面登上城墙,看清瓦伦斯的部下已经弃营逃走,他的眼珠转了几圈,又冷冷地说:“履行不该履行的诺言,是会受到惩罚的。我想,你那愚蠢的一爱一情也该闪电般结束了!如果发现尼科丽还在我的领地内,我仍要烧死她!”奥卡辛气坏了,他转过身,说道:“好吧,我就离开这里,离开你的领地,哪怕到别处去当奴隶,我也要见到尼科丽!”老伯爵拍案大怒,下令把奥卡辛抓起来,关押到城堡下的土牢里。土牢四壁黑黑的,只有顶上一个拳头大的透气孔送来一线亮光。奥卡辛躺在地上,一天天苦熬,一次次拒绝老伯爵要他放弃跟尼科丽见面的要求。

这时已是夏天。尼科丽早已下决心逃离阁楼,到塔楼的土牢边去探望奥卡辛。这一天夜里,那个监护她的老太婆说了一会奥卡辛的事,就打起鼾来了,尼科丽悄悄起一床一,轻轻将被单撕成布条,结成长绳,一头拴住绑楼上的窗框,顺着长绳坠到楼下,又蹑手蹑脚穿过花园,来到街上。

很快,她找到了城墙塔楼,正巧,看管土牢的士兵进屋睡觉了。尼科丽透过土牢小小的窗户,听见奥卡辛在梦里呼唤自己,她不禁一下子扑到小窗前,轻轻叫道:“奥卡辛,我是尼科丽!你快快醒醒!..”奥卡辛从梦中惊醒过来,跳到小窗前,踮起脚,举起双手,勉强碰到尼科丽的指尖,他焦急地说:“尼科丽,你快逃到别处去,我父亲如果发现了你,会烧死你的!”尼科丽剪下一绺头发,送到奥卡辛手中,说道:“我到城外森林找个安全的地方等你。我相信,你获得自一由后,会到森林里来找我的。”尼科丽从上次战争毁坏的城墙缺口上跳下去,将自己的黑披风丢在护城河边,游过深深的护城河,蹒跚着跑进了森林。这时,她实在是一精一疲力尽了,就一头倒在灌木丛中睡着。

第二天早晨,东方微微放亮,尼科丽闻到一股炊烟的味道,她发现,附近有三个牧羊人在准备早餐。她躲进灌木丛中,用一种古怪的声音说道:“牧羊人,如果伯爵的儿子奥卡辛到这里来,你们该告诉他,这片森林是最理想的狩猎地,一箭就能获得五百金币!”牧羊人以为碰到了幽灵,吓得连声说:“不管你是人还是女妖,我们一定转告奥卡辛骑士..”尼科丽放心了,她钻进密林深处,用树枝和树叶搭了一间窝棚,靠采集野果为生,信心十足地等待着奥卡辛的到来。

不出所料,尼科丽出逃的第二天,老陪臣就发现了护城河边的黑披风,他伤心地来到老伯爵面前,递上湿一漉一漉的黑披风,说:“主人,你看见了吧,尼科丽非但不在我的家里,现在,她十有八九已不在人世了!”老伯爵一听,暗暗高兴,他派人调查了一番,确信生事的女奴已不在蒲凯里城,就下令将奥卡辛放出土牢。

说实话,奥卡辛从土牢里走出来,几乎连路也不会走了,耀眼的夏日一阳一光照得他头晕眼花,腿软得使他跌跌撞撞像个醉汉似的站立不稳,但他一听说“尼科丽失踪”,就换好衣服,骑上马,奔向城外的森林。

他在森林旁转来转去,牧羊人一下就猜中了他的身份,远远地对他说:“奥卡辛骑士,当心森林里的女妖,她要我们告诉你,这儿一箭就能获得价值五百个金币的猎物。但是,让她见鬼去吧!这儿任何野兽也值不上一个全币!”奥卡辛明白这是尼科丽的暗语,他点点头,拍马进了森林。他寻找了一整天,终于在傍晚发现了尼科丽搭的窝棚。

第二天一早,奥卡辛骑上马,让尼科丽坐在自己前面,两人穿过蒲凯里森林,直奔海滨。他们决定远离蒲凯里,甚至远离法国,也不愿被固执的老伯爵拆散。

他们搭乘一艘海船,驶到了托尔罗岛。岛国国王听说了他们的遭遇,非常同情他们,特地将他们安排住在檀香木建造的迎宾馆里。

谁知,好景不长,没几天,迎太基国王的舰队袭击了托尔罗岛,他们抢劫财物,俘虏居民。奥卡辛和其他居民也被押上一艘奴隶船,尼科丽却被抓上了迎大基国王乘坐的那艘旗舰。等到财物和战俘都装上船,这支舰队就离开托尔罗岛,浩浩荡荡向迦太基国驶去。

驶出不久,舰队遇到了暴风雨,巨一浪一把船只冲得七零八落。载着奥卡辛的那艘船最惨,被巨一浪一几次推向暗礁,最后,随着一声巨大的破裂声,船身解体了,所有的人都跌进海中。奥卡辛抱住一段木头,随着风一浪一漂流,等到他的脚踩着海岸边的沙石时才发现,他又被送回了法兰西,而且就靠着蒲凯里城的海边。

一位渔夫告诉他说:“老伯爵十分懊悔自己干的蠢事,日夜思念不辞而别的儿子,不久前心脏一病按发,已经去世了。”奥卡辛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蒲凯里城,他继承了爵位,管理起领地,但是他怀念尼科丽,一直高兴不起来。

其实,这时尼科丽却是时来运转:原来,她来到迦太基国后,国王和他的十二个上子都感到她跟他们家里的人十分相像,她的颈背后还有一块红色的胎记。当她说起小时候曾被海盗抢走,卖到法兰西去时,国王和王子们都惊呼起来:尼科丽竟是十五年前被海盗抢走的公主呀!

迦太基国王高兴万分,立刻让尼科丽住进王宫,拿出最华丽的衣服给她穿,又给她送来最贵重的首饰。他问尼科丽:“你想嫁个什么样的丈夫呢?”尼科丽笑笑,说:“我自有打算。不过,我现在只想学会弹奏琵琶。”这个愿望是最容易得到满足的。国王立刻为她请来了最好的琵琶师,等到技艺学成,尼科丽却悄悄剪短头发,又用胡桃树叶的汁水染黄了皮肤,化装成了一个小伙子,搭乘上开往法国的船,以吟游歌手的身份旅行到了蒲凯里城。

很快,尼科丽打听到了奥卡辛已经继承了爵位。她想,变成了伯爵的奥卡辛,是不是还在想念她呢?

她调好琵琶弦,走进伯爵府,要求为年轻的伯爵弹唱。

奥卡辛心情仍不大好,本不想听琵琶弹唱,但听管家说,歌手弹唱的是迦太基国的一件新鲜事,就耐心地坐下来。

尼科丽用琵琶掩着脸,唱起了自编的叙事歌,歌里唱的是两位年轻人怎样一起出逃,又怎样在海上遇难,迦太基国王怎么会认出失散十五年的女儿..唱到这里,奥卡辛再也坐不住了,他来到歌手身边,急切地说:“那位姑一娘一就是尼科丽,现在,她的情况怎么了?”尼科丽心中十分高兴,但还是用琵琶掩着脸,回答说:“爵士,据我所知,迦太基国王想要她嫁给国内的高门贵族,但她发誓要回到那一位年轻人身边。”这时,奥卡辛忍不住流下了串串眼泪,哽咽着说:“我也一样,除非是尼科丽,我决不娶别的姑一娘一做妻子!”说到这里,忽听到“哐啷啷”一声响,那只琵琶掉在地上了。奥卡辛抬头一看,站在自己眼前的,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尼科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