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捷克有个人叫帅克,这是个迷迷糊糊的男子汉,原先在小镇上开一家啤酒店,因为酒喝多了,说了几句稀哩糊涂的话,被宪兵抓起来,七审八审,最后决定送他上前线“用实际行动保卫皇帝”。帅克正害着风湿病,只好让人用车推着去投军,结果,报纸上刊登了“残废人热心一爱一国”的头条新闻。

帅克上前线后,真是倒霉透了,人人都可以捉弄这个样子傻乎乎的士兵。

他的“傻名”越来越大,最后,连皇帝本人也想见见这个“笨兵”了。

就在这时,帅克却遭到了绑架。策划绑架他的主谋,竟是皇帝的弟弟诺伊曼公爵,他想借帅克的手,在接见时把皇帝炸死,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继承皇位。而事发后,无论帅克怎么说,他的话却谁也不会相信。

帅克被人用布袋蒙住脑袋,送到公爵面前。

等布袋一拿开,帅克竟对着公爵欢呼起来,他说:“哎哟,我竟没想到,皇帝接见我,会采用跟土匪一样的办法!”公爵跟皇帝长得很像,只是胡子尖了一点,短了一点。公爵一听,知道帅克认错了人,就将错就错,对他说:“帅克,我知道你是个忠诚的士兵,所以才想见见你。不过,今天不是正式接见,要后天才正式接见你。为了试验你是否真的效忠于我,你把这个东西拿着,到正式接见时再扔给我。行吗?”帅克接过那“东西”一看,嘿,沉甸甸的,黑不溜秋,大小像个小白薯,上边还安了个按钮,这是什么玩意儿呀?!

他想试着按一下按钮,“皇帝”身旁的人马上冲过来阻止他。“皇帝”
的脸也吓得发白了,连连摇手说:“今天不能按,明天也不能按,一定要到接见时,再按一下扔过来。”帅克傻乎乎地说:“那不是有点像扔炸弹了吗?轰隆一声,皇帝完蛋了怎么办?”公爵一阴一险地笑了笑,说:“这就是我要考验你的目的呀——我就是想知道,皇帝叫你做任何事情,你是不是会不折不扣执行!”帅克觉得有点儿明白了,但他还是问,“我有些担心,卫兵不让我带进去..我想问问,我能不能带一小袋白薯,把它跟白薯放在一起,到时候再..扔给你?”假皇帝高兴得拍着手,说:“可以,可以。我相信,卫兵们是不会检查你的白薯口袋的!哎哟,你可一点儿也不蠢呀!”帅克也笑了笑,小心地将那个黑不溜秋的东西用纸包好,两头还绞紧,就像包一块大糖果似的,把那只炸弹带回去了。

公爵不放心,特地派了一名密探跟着帅克,生怕他忍不住饶舌,把一阴一谋炸死皇帝的事一捅一出来。但是,帅克回到部队驻地后,倒头就睡了,没向任何人透露“皇帝进行接见演习”的怪事,连梦话也没说一句。

第二天,帅克跟往常一样,一操一练,吃饭,再一操一练,再吃饭,再睡觉,那只不知是真是假的炸弹被放在枕头旁边,盖上了几件脏衣服,就像那真是一块舍不得吃的大糖果一样。

那天清早,密探突然发现,帅克跑进跑出,显得十分烦躁。他一会儿上市场,一会儿下厨房,一会儿又跑到猪圈边,傻乎乎地瞪着眼想心事。密探有点担心起来了:是不是帅克已经察觉公爵想干掉当皇帝的哥哥,内心动摇,神志恍惚起来了?如果真是那样,他该按照指示一枪把帅克干掉。

但是,密探仔细研究了他那张傻乎乎的脸,觉得又有点不像。他认为,帅克似乎只是在寻找什么,而不是神经紧张。最后,他忍不住上前扯了扯帅克的袖子,问道:“帅克老弟,你在找什么呀?”帅克望了他一眼,不高兴他说:“找什么?什么也找不到!”密探耐着一性一子,只当是跟傻瓜开玩笑,又问:“我会帮你找的,快给我说说,是不是..什么东西掉了?”帅克摇摇头,说:“你帮不了我。我满城都跑遍了,连猪圈里也去瞧过了,就是找不到一袋白薯!”密探恍然大悟,不禁哈哈大笑,说:“急成这个样子,原来要找一袋白薯呀!好吧,你在屋里等着,我会帮你解决的!”密探飞快地跑到公爵那儿,向他汇报帅克被一袋白薯难住了的事。公爵听罢,笑了笑,立刻派出好几名心腹,千方百计把白薯弄到了手。

密探拎着那袋白薯,在中午前赶到了帅克的军营里,交给他说:“这是白薯,千方百计弄来的。你得记住,要将‘白薯’扔一个给皇帝!”帅克惊讶得眼珠子快从眼眶里跳出来了,原来,这个帮67
万自己找白薯的人竟是皇帝的心腹呀!他朝密探敬了个礼,说:“坚决照办!”密探见帅克到厨房去煮熟了白薯,放进干净的布口袋,还对事务长说:“今天我不吃午饭,光吃皇帝赏给我的白薯。下午,皇帝要接见我!”事务长朝帅克笑笑,希望帅克永远不去领他的那份饭。

帅克回到房里,吃了第一个白薯,是连皮吃的。但吃第二个白薯时,他忽然想起那个黑不溜秋的东西了。他惋惜地剥一开白薯,光吃掉中间部分,将外层的皮紧紧包住炸弹。

这一切,都被密探看见了,他高兴得又跑到公爵那儿,报告说:“万事俱备,只等一响!”当天下午,帅克那个部队的司令让他乘上汽车,去拜见皇帝。他看见帅克抱着一大袋白薯,厌恶地说:“皇帝接见你,你却像猪一样,死命抱着白薯,像什么话?”帅克说:“白薯还是皇帝赏的呢?我一直忍着没吃,现在,我可要将它们全部吃光,省得让你骂我!”司令听说白薯是皇帝赏给帅克的,嘴巴顿时哑了,但心里想:“赏他白薯,哈哈,还不是将他当猪一样开玩笑!”帅克胳膊支着敞篷汽车的边门,一面看风景,一面吃白薯。不知不觉中,他拿起那只很沉的“白薯”,只一口,就把裹在里边的按钮咬下来了。他的牙被一震,手一松,那只裹在白薯里的炸弹掉到车下,沿着斜坡一直滚到河里。

因为按钮就是炸弹的引信,拔掉了引信,炸弹也无法爆炸了。但是,帅克还是一口吐掉那略了他牙的按钮,吃惊地叫了一声“哎哟”。

司令头也不回,笑笑说:“掉了一只白薯,怕什么!你让皇上赏一只,他会再赏你一大袋的!”这时,帅克也似乎模模糊糊记了起来,那位给他带来白薯的人不是说过“要将‘白薯’扔一个给皇帝”的话吗?好,我就挑一个大一点的给他!

很快,帅克随着司令来到了皇帝的住地。

他发现,皇帝的胡子长了许多,显得不那么尖了,皇帝的嗓门也变一粗了,还穿上了戴了许多勋章的衣服。他想,皇帝要接见人,大概都要装得特别神气一点,这样,才不失一身份。他也学着皇帝的样子,挺了挺肚子,恭恭敬敬地敬礼。

皇帝笑了笑,指着他捧在胸前的口袋说:“帅克,有什么好东西送一个给我呀?”帅克顿时省悟过来:他该扔一个“白薯”给皇帝呀!他赶紧挑了一个最大最沉的,向上抛着扔过去说:“皇上,忠诚的帅克给你一个‘白薯’。”他念“白薯”也念出了重音,加上这突然的动作,使皇帝的卫兵十分吃惊——要知道,因为帅克是个出名的傻瓜,他们一点也没对他进行检查!如果“白薯”里裹一着炸弹,那可不得了啦!”但是,皇帝稳稳接过白薯,只是捏了一下,摇摇头,说:“谢谢帅克,我不吃白薯。不过,我想,卫兵们会找到一位长得跟你很像的先生,他会喜欢你赠的白薯的!”皇帝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他们知道皇帝转弯抹角地说话,是在嘲笑帅克。

这时,帅克也明白了,他苦笑了一下,只恨那白薯不是真正的炸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