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故事,发生在十九世纪中叶的匈牙利。

布达佩斯有位老伯爵名叫雷佩。雷佩伯爵有位千金小一姐叫斯蒂芬。这是位活泼可一爱一的姑一娘一。这一年夏天,她住在乡间别墅。夜里,她突然想起明天在城里要举行俱乐部舞会,她就恳求莫尔男爵护送她穿过森林,连夜赶回城里去。

但是,他们的马车迷失了方向,最后掉进了一条深沟。莫尔男爵只能将小一姐扶出来,跟着马车夫,摸黑朝前走去。

男爵非常害怕碰上强盗。附近有个名叫约瑟的强盗头子,连官兵听见他的名字也要吓得发一抖。但是,斯蒂芬却一点儿都不怕,她似乎喜欢夜间徒步旅行,看看星星眨眼,听听青蛙鼓鸣,捉一两只萤火虫放在手心里,再闻闻那特有的芳一香。至于强盗,她说,那都是恐怖小说里吓人的描写,她真想见识见识呢。

突然,他们发现树林中透出了一些灯光。马车夫辨认了一下说:“哎哟,这家酒店是出名的盗匪出没场所,是杀人越货的老窝,店主勾结强盗,让许多人在这儿上了西天!不行,咱们不能靠近这家黑店!”但是,任一性一的斯蒂芬小一姐却哈哈一笑,说,“我听见音乐啦!我们去赶舞会,马车翻了,把我们一下倒进舞池里!不管强盗还是官爷,命中注定的事,咱们别躲躲闪闪吧!”说完,她提起裙子,大踏步向那家酒店走去。

老男爵劝不住她,只能战战兢兢地跟在后面,他后悔自己没带支小手枪,但马上想:遇上一屋子强盗,带了枪也没用。

那家酒店的百叶窗都放下了,欢乐而喧闹的舞曲从每一条缝隙里钻出来,任何聪明人都会猜到,里面跳舞的是一伙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靠近酒店,老男爵又听清里面全是男人的粗嗓音,他们边唱边跳,像要将酒店的屋顶都掀一开来似的。

斯蒂芬小一姐大胆地推开门,一直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又大又长又脏的刷过石灰水的屋子,造成巨大声一浪一的竟只有九个人,其中五个高大强壮的在跳舞,店主跟三个奏乐的吉普赛人坐在一起。

五支来复枪堆在一个屋角里,发着一阴一森森的寒光。

五个歹徒高得拳头能戳着房桁,他们一见来了人,立刻停止跳舞,——打量起对方。

老男爵只看了他们一眼,就被那五双发亮的眼睛吓坏了。但是,斯蒂芬小一姐却妩媚地一笑,说道:“请原谅,打扰你们的娱乐了。我们迷了路,想在这里歇一下,行吗?”这时,五人中比较整洁的一位瘦高个儿将脚跟一碰,朝小一姐鞠了一躬,说:“别客气,我们真希望有位小一姐大驾光临呢。我是这里的头头,连官府都闻名的约瑟。请问小一姐芳名?”老男爵正想拉拉斯蒂芬小一姐的披风,阻止她报出姓名,但她已脱口而出,说道:“我是雷佩伯爵家的斯蒂芬。”强盗头子约瑟马上跺跺脚说:“太幸运了!我认识老伯爵。有一次,他在后面用一枝双筒来复枪放了我一枪,可惜没打中我。您请坐,伯爵小一姐。”听了这番“愉快的介绍”,老男爵快吓瘫了。但斯蒂芬小一姐却用裙子扫了下长凳,坐了下去。强盗头子紧挨她坐下,又问:“深更半夜的,您怎么不在家呆着,要去哪里呢?”老男爵立刻朝斯蒂芬拼命眨眼睛,但她却笑了笑说:“我们到城里去,要赶明天俱乐部的舞会呢。”一听这话,老男爵立刻捂住肮部,他想,藏在衣服下的珠宝首饰箱马上要被抢去了!

但是,强盗头子约瑟却站起来说:“哦,小一姐来得正是时候,您不用往前走了,这里正举行舞会。我们有最棒的吉普赛森林乐队,至于舞姿嘛,一接受邀请,您就会明白的!”说完,他将那件有钮扣的斗篷式短上衣往肩上一披,一下搂住斯蒂芬小一姐的腰,把她旋转到强盗们中间去了。

另一个强盗立刻走到小一姐的使女身边,把半昏迷状态的姑一娘一一把抱起,从这个强盗手里转到另一个强盗手里,好半天,没让她的脚着地。

舞曲热烈地演奏着。斯蒂芬小一姐跳得十分起劲,十分出色,就像在俱乐部会场的打蜡地板上飞转似的。老男爵也看见过几次跳匈牙利舞,但他从没见过谁能像强盗头子约瑟那样跳得古怪而有趣。

约瑟先是跟斯蒂芬庄严地跳了一圈,仿佛他是个旁若无人的王子,正目不转睛地俯视着异国的公主。当音乐转向高一潮时,他发出一声高喊,将斯蒂芬小一姐旋转着拨到房子中央。斯菩芬在强盗头子面前优雅地忽前忽后摇摆,像一只花朵上不断轻一触的蝴蝶,她的脚也似乎不沾地。他们忽近忽远,忽俯忽仰,活像一对跳了一百年舞的好舞伴!

老男爵紧张万分,生怕强盗头子会越跳越高兴,做出失礼的举动来。但他们只是像旋风又像人焰似的跳个不停。

跳完三圈以后,强盗头子彬彬有礼地将斯蒂芬小一姐领到座位上,恭恭敬敬地吻了她的手,向她表示感谢。

接着,强盗头子又表示,舞会后还要请斯蒂芬小一姐和老男爵吃饭,刚说着,长桌子上就端来了一大锅炖煮的小牛肉。斯蒂芬竞像饿了三天似的,大口吃起来。

强盗们按照乡下的惯例,用瓶子喝酒。约瑟打开酒瓶,喝了第一口,马上用宽大的袖子擦擦嘴巴,将酒瓶递给了伯爵小一姐。老男爵看见,小一姐竟接过酒瓶,也“咕嘟”喝了一口!

强盗们见男爵不吃不喝,就说:“喂,小牛是偷来的,酒是抢来的,为什么不喝呀?!”斯蒂芬小一姐也劝他多吃一点东西。约瑟凑过来说:“瞧你这么羞羞答答的,如果要跟伯爵小一姐谈恋一爱一,准谈不成!”这时,斯蒂芬竟笑了起来。男爵心想,这个姑一娘一真是跳舞跳疯了!

接着,强盗们又拉住男爵赌钱,每一次都让他赢,似乎非让他高兴一下不可。但男爵越赢越害怕,最后,竟浑身冒出汗来。他担心钱会使他遭到杀害,就站起来,将钱全部送给吉普赛乐师。这一站不要紧,那只价值连城的首饰盒掉下来了,男爵顿时吓瘫了。

但是,强盗头子约瑟只是捡起来打开看了一下,说:“很不错,但我们这个舞会不须佩带。”斯蒂芬小一姐点点头,又跟着吉普赛乐师的曲子唱起歌来。

她的歌声悦耳动人,使男爵顿时忘记了害怕,仿佛自己坐在剧院的包厢里,他激动地鼓起掌来。

强盗头子约瑟也鼓了掌,接着,他不请自唱,吼出一支粗犷的歌。斯蒂芬觉得又新鲜又好听,没等他唱完,就鼓掌喝采。这时,强盗们非要老男爵也唱一支歌。老男爵心惊胆战,抖抖嗦嗦地唱道——家,可一爱一的家,你在哪里?..刚唱到这里,斯蒂芬小一姐放声大笑起来说:“啊,莫尔男爵想家啦!可是,我们的舞会还没结束哪!”强盗们也大笑起来。约瑟一挥手,乐师们又奏起舞曲来。

这一次,斯蒂芬小一姐跟强盗们一直跳到东方发白。

强盗们走出去,把马车从深沟里弄了上来,把斯蒂芬小一姐和男爵送上车,骑着马将他们领上大道。强盗头子约瑟将帽子一掀,祝他们一路平安。

到了城里的俱乐部,斯蒂芬小一姐又成了舞会上最受欢迎的人,但是,她连一步舞也不跳。她对邀请者说,她累死了。

老男爵注意到,她一直在观察别人的舞步,一次又一次地摇头。最后,连男爵也觉得,舞会上没一个人跳得好匈牙利舞。

六个月后,男爵从报上看到一篇报道说,强盗头子约瑟被绞死了。他将报纸拿给斯蒂芬小一姐看,谁知,她的眼睛里涌一出了泪花,轻轻地说:“他不是强盗,是劫富济贫的绿林好汉,还是一个出色的匈牙利舞蹈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