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水俯传》里的一个故事。

这年九月重一阳一,梁山放假30
日,大小头领纷纷下山办自己的私事。

30 天到了,头领们都按时回山,只有一浪一子燕青没有回来。

31 日,32 日..一直到第40 天上,燕青才风尘仆仆地回到山寨。

上了忠义堂,燕青胆战心惊,听候发落。宋江怒声问他:“燕青,你知道山寨的军令吗?”“兄弟知道。”燕青低头回答。

“我问你,误了一日,军令该如何处罚?”“打40 军棍。”“误3
天呢?”“该斩首示众。”“燕青!”宋江提高嗓门,“你误了几日?”“哥哥,”燕青抬起头,乞求地望着宋江,“我误了10
天,是因为..”“我不听你说原因。”宋江的脸铁板似的,“你误了10 天。

该按军法处置。来人!把燕青推出去砍了!”堂上喽罗一声答应,却没有动手。

燕青连忙朝众兄弟拱手作揖:“弟兄们,弟兄们劝劝大哥。

饶了我这次吧1”
吴学究一行人一排溜跪下,求宋江看燕青往日有功,看众兄弟们面上,饶过燕青一回。大堂上霎时静下来,大家连大气也不敢出,只等宋江下决断。

宋江叹了口气:“论军法,怎么也不能饶。只是看在众弟兄面上,免了燕青死罪。不过,活罪还是难饶,小的们,把燕青拖下去,打60
军棍!”小喽罗如狼似虎地一声答应,把燕青拖了下去,就在忠义堂前,一五一十,打了60
军棍。

燕青咬青牙挨了军棍,两一腿已是鲜血淋一漓,挣扎着站起来,由两个喽罗扶着,上堂来谢宋江不杀之恩。

刚到忠义堂前,只听宋江在堂上吩咐:“燕青误了军令,晚回10
天,这人再不能用了,小的们把他赶下山去!”燕青满以为挨了60
军棍,从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便没事了。谁知宋江要赶他下山,这满怀的希望顿时化作泡影。他一伸手推开扶他的喽罗,往前跨了两步。“啊呀!”他大叫一声,“我的眼睛!怎么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见他满头大汗,挥着双手,原来是一气之下,把眼睛气瞎了。

到底是兄弟情深,吴用等头领听说了,纷纷下堂上前探望。宋江也有点后悔,想不到燕青这条汉子对山寨这么真心。他便改了军令:众兄弟每人给燕青一双金钗,让燕青下山求医,医好了双眼依旧回山录用。

转眼间半年过去了,初春的一天,春雪飞扬,真是少有6 一尸一厂的“春寒冻死老牛”的日子。

开封南关一家小店,店小二正在敲一间客房的大门:“喂,里面那瞎大汉,店门外面有人找你,快出来,我扶你去。”门“呀”的一声开了,里面住的便是急瞎了双眼的一浪一子燕青。自从下了梁山,他一路寻医,直奔这开封来,心想这开封是天下第一热闹去处,医生也好。谁想一住半年,眼睛没医好,弟兄们的金钗倒用光了。这天正在屋里犯愁,听小二说有人找他,心想我在开封举目无亲,莫非宋江哥哥想我,派人找我来了?他急急忙忙摸一向大门,一边走一边喊:“哪个找我?是哪位弟兄来了?”谁知他前脚刚跨出店门,后面店小二把他一推,“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在店门里喊:“瞎大汉,老板吩咐打发你走,欠的钱就算了,别怨我,我也是听命差遣。”燕青猛地回过身一子,抡起双拳便要往门上砸。手举到半空,又垂了下来:唉,真是虎落平一阳一被犬欺!要不是瞎了眼,这店,不一把火烧了,我就不叫一浪一子燕青!

燕青被赶出店门,漫天的风雪在他周身呼啸着,他一步一滑,朝前摸索。

突然,一声吆喝:“你瞎眼啦!快让开!”一匹马从巷子里窜出来,把燕青带了个跟头。

眼瞎了,武艺还在,一浪一子燕青就地一滚,避开马蹄,一挺身便站了起来,顺手带住马缰绳:“你怎么撞我眼瞎人一跤,我拖你去开封府论理!”“瞎鬼你找死!”马上那人比他还横,“老子今天有事,你给我让开了,明日再来消遣你!”那人举起马鞭,“呼”地一声朝燕青头上一抽一来。燕青急忙用手护住头,那人却一拉缰绳,一溜烟跑了。

燕青朝前追了两步,一把抓住那人的衣襟,喝道:“哪里走!”耳边却只听得另一个人的声音:“好汉子!你可抓错人了,那人骑马,我可是想来给你打抱不平的。”燕青忙拱手道歉。那人看了看燕青,问:“你这汉子双眼是原本瞎的,还是新近得下的一毛一病?”燕青叹口气:“我这眼,是半年前因为一件事急瞎了的。”那人说:“那就好。我能治你这眼。刚才我见你眼睛虽然看不见,那身手倒是了得,有股子猛劲,是条好汉。你信得过我,我便给你治治这眼睛试试。”燕青高兴得蹦了起来,就像遇见了亲人,一把拽住那人,连声说:“行!

行!”两人来到一间屋里,那人又是针灸,又是眼药,又是外敷,一连忙了半天。等那人把掩住燕青眼上的布一揭开,燕青的眼睛已经看到亮光了。燕青高兴得马上就要叩头。那人说:“你别急,这眼还要两天才会好,现在叩头,血涌上头,我再也医不成了。快躺下。”两个在屋里东一句西一句拉扯起来,那人问起燕青姓名,燕青也不隐瞒,承认是梁山泊第15
个头领一浪一子燕青,并把瞎眼的经过讲给他听。

“真巧,”那人说,“我也姓燕,排行第二,人称卷一毛一虎燕顺。最近我哥又娶了个填房王腊梅,我看这嫂子不大规矩,背地里跟大哥说过好几回。

大哥老护着她,我气不过,便搬出来住。我比你长着几岁,咱俩结拜兄弟怎样?”燕青笑着说:“我可是水泊梁山的伙计,你跟我结拜,也成了强盗,你可别后悔。”燕顺哈哈大笑:“这世上太不公平,当个梁山好汉,替天行道,倒蛮不错的,你说我怕谁?”两个高高兴兴结拜成兄弟,燕青便问起刚才撞他的是谁。

“别提他,”燕顺说,“那是长两条腿的大虫,无恶不作的杨衙内。今天不知有什么急事,便宜了你,不然你瞎着眼,真要吃他大亏呢。”燕青记下这个名字,两天以后,眼睛好了,便央告燕顺上梁山送个信,顺便结识各位弟兄,说燕青眼睛好了,过一阵便回山寨。

三月初三到了,燕顺的大哥听妻子王腊梅的,这天一起到同乐院游玩。

其实,王腊梅早跟骑着马撞燕青的花花公子杨衙内约好,到同乐院来见面的。

正好,燕青这几天到处找杨衙内。准备出口恶气,听说杨衙内今天到同乐院去,便叫人买了条大鲤鱼,到同乐院去跟人打赌,暗中寻找杨衙内。起初,他看见燕大伴着个妖妖娆娆的女子坐着饮酒,便怀疑他是杨衙内。燕青装着跟燕大打赌,就以一条鱼做赌注。两个人一赌,燕大赢了,便要拿鲤鱼做下酒菜。燕青说:“大哥,我这小本买卖,今天第一回就输了,你就舍了我这条鱼,行不?”燕大倒也爽一快,把鱼还了燕青。打听下来,这人不是杨衙内,燕青便向门口走去。刚转个弯,劈头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那人开口就骂:“不长眼的呆汉,你撞大爷,我给你点颜色瞧瞧。”好熟的声音,燕青便问:“你是杨衙内?”“知道我的名字还来撞我?”杨衙内举拳便打,“让大爷教训教训你!”燕青心里说:“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天倒看看谁教训谁?”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隔开杨衙内的双拳,顺手一提,脚下一个暗绊子,杨衙内“啪”地摔了个嘴啃泥。燕青捺住他背,劈劈啪啪一阵好揍。

同乐院里人来人往,这里打开了,人都聚拢来。看见打的是杨衙内,嘴里不作声,心里都暗暗叫“好”。

燕青打了一顿,气也出了,站起来拍拍手便要走。在一旁观看的燕大把手一拱:“想不到小兄弟还有这漂亮的一手,来来来,咱请你喝上三大碗。”杨衙内本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今天吃了这亏,抬头又看见王腊梅似怜非怜、似笑非笑站在一旁,羞得一溜烟跑了。

燕大拉着燕青入席,互相道了姓名。“啊呀,咱们500
年前本是一家,今天我燕大认了你这个兄弟了,来,饮酒。”燕青扫了王腊梅一眼,心想,我燕顺二哥说得不错,这一娘一们不安分。他也不隐瞒燕大,说自己原本是在梁山的。燕大听了,更是高兴,一定要燕青跟他回家住一阵。燕青想起燕顺,也没推辞。

燕青住在燕大家,一晃又是半年。王腊梅自从在同乐院跟杨衙内冲散了,一直无法跟他相见,家里走了燕顺,却多了个更一精一明的燕青,越发没有办法约杨衙内来。

中秋这天,王腊梅心生一计,一边约杨衙内到园中小屋相会,一边拼命劝燕大、燕青饮酒,左一杯右一杯,冷一杯热一怀,硬尾把两个灌醉。她见两个倒在一床一上,便一个人溜到园中去找杨衙内。

燕青在梁山上,平日里大碗酒大块肉吃惯了的。一时醉了,不久便醒了过来。他提起壶,倒了两碗冷茶喝了,还觉得浑身热一辣辣的,便一个人到园中来吹凉风。

打家劫舍,月黑风高的夜里处得久了,中秋夜,燕青看东西就像白天一般清楚。突然间,耳朵里听到一两声口哨,眼前看见两条黑影,心里一惊,莫不于夜活的来了?他便暗暗地跟了上去。

到园边小屋前,两个影子一闪,进了屋。一会儿,里边亮起了灯。他挨过去一舔一开窗纸一瞧,却见王腊梅张罗着满桌酒菜,正中坐着的,正是冤家对头杨衙内。燕青心里骂了一句,马上往回走,一碗凉水泼醒了燕大,拉着他往园子里去。

两个来到小屋前,屋里的王腊梅已经跟杨衙内有说有笑地对饮起来。看到这模样,燕大怒火中烧,燕青一把没拉住,他早已一脚蹬开屋门冲了进去。

杨衙内是一个积年的二流子,进了屋早把临窗的窗户打开着,听见燕大一声喊蹬门进去,他便跳出了窗户,一溜烟跑了。燕青跑进屋子,赶到窗前往外一瞧,什么也看不到了。

燕大只顾揪着王腊梅的头发揍她,燕青却把他拉开,说:“大哥别只是打,把情况审清再说。”两个审了一会,把情况问清了,燕青说:“大哥,我听二哥燕顺说,他临走时劝你小心这贱人,今天事情败露了,留她有什么用,不如一刀砍了,咱哥儿们一同上梁山去。”王腊梅听说,跑着上前,抱着燕大的腿,只是哀哀地哭,求他饶命。燕大被她这一哭,又乱了方寸,正在犹豫中间,只听墙外一声喊:“别逃了梁山泊的强盗!”灯笼火把一齐亮起来。门外,窗外伸进几十把钩镰枪。燕大、燕青措手不及,冲出房门,又被绊索绊了个跟头,一群兵丁一拥而上,把两个捺住绑牢了。

门外走进杨衙内,扶起王腊梅。王腊梅绾了绾散了的发髻,说:“别放过这两个贼子,这个便是一浪一子燕青,他们跟燕顺都是梁山泊一伙的,正商量杀了我投梁山去呢!”说完,上前打了燕大两个耳光。燕大恨恨地跺了跺脚,低下头不再吭声了。

开封抓了梁山泊一浪一子燕青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不久,卷一毛一虎燕顺得到消息,立刻禀报宋江,请了假,带了金银,一路奔开封打点救他二人。到开封城南,只见满城乱哄哄的,说是有囚犯越了狱,兵丁正四处抓人。他便找了一处树林躲起来,见机行一事。

原来,燕大跟燕青关进牢房,燕大死了心,燕青有的是本事,两个养了几天伤,这天晚上扭断了锁,打死了两个狱卒,逃了出来。

翻墙的时候,燕大扭了腿,燕青背着他来到一处树林边,叫他在林中暂避一时,自己去找辆车来,一同往山东去。

不一会儿,杨衙内。王腊梅领着兵丁追来了,一下子抓住了燕大,又把他捆起来。杨衙内说:“有了燕大,燕青就在附近,大家散开搜。”他跟王腊梅留下,别的兵丁四处搜索去远处一辆马车跑来,燕青坐在车头。老远燕大就看见了,忙喊:“兄弟别过来,你快去搬兵救我!”燕青哪里肯依,跳下车便跟兵丁打起来。

燕青动了真怒,几个兵士哪里是他的对手?杨衙内拔一出刀往燕大脖子上一架,威胁他说:“燕青!快扔了刀投降,不然我先一刀宰了燕大!”兄弟安危,牵动着燕青的心,只是一眨眼的迟疑,手中的刀慢了一慢,便险象环生。杨衙内瞧见,得意地嘿嘿笑着。

这时候,从树顶上发出霹雳似的一声,“忽”地跳下一条汉子,伸手打掉杨衙内手中的刀,“燕青兄弟别慌,你哥来了!”燕青见前来的是燕顺,不由大喜,“呼一呼”两刀,砍翻一个兵丁,喊道:“二哥,别放走了杨衙内这贼子,这里的由我对付!”杨衙内一个懒驴打滚,躲开燕顺,嘿嘿冷笑:“今天不知是谁不肯放走谁呢?”对围上来的出外搜索的公人喊:“把3
个梁山强盗都抓了,回开封府领重赏!”燕青、燕顺一前一后,护住燕大,正准备做一次鱼死网破的恶斗。正在紧要关头,树林外冲来一队乓马,当头飞一般奔来的,正是神行太保戴宗。

后面一杆杏黄旗,上写“替天行道”四个字。戴宗喊:“梁山好汉全伙在此!”那些捕快、兵丁,见到梁山好汉,就像鼠儿见着了猫,喊了一声,四散逃走了。只留下王腊梅瑟瑟发一抖,杨衙内逃了几步,跌了一跤,再也爬不起来了。

宋江一马当先,对燕青说:“兄弟,听说你眼睛治好了,大家都很欢喜,今天又为燕大兄弟抓了仇人,回山寨给你庆功。”一场波折过后,燕大兄弟,梁山兄弟间情义更深了。一行人押着杨衙内、王腊梅,一齐朝梁山而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