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是夏朝的开国皇帝,这王朝延续了400
多年,夏朝末代皇帝叫夏桀,是历史上有名的暴君。

取代夏朝的商朝,大约统治了中国600
多年,到了商纣王当政,这个王朝已经日薄西山,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商纣王也是历史上的暴君,他置国家大事于不顾,整天花天酒地,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有一年,商的属国苏国给纣王送来一位美一女叫妲己,特别受到纣王的一宠一爱一。妲己是个脾气很怪的女人,纣王为了取得妲己的欢心,就派人挖了一个大池子,里面倒满了酒,池子周围移植有很多树木,树枝上挂着肉块。然后派许多青年男一女在酒池里洗澡,相互追逐嬉乐,有谁能从酒池里跃身而起咬到树枝上挂的肉,还可以得到奖赏。这就是历史上所谓的“酒池肉林”。

妲己喜欢看这种游戏,每次看她都笑。纣王为博取妲己的笑,几乎每天都要举行这种游戏。

商纣王为了搜括民财,就在都城朝歌,造了一个高大的建筑物,专门贮存从全国各地搜括来的金钱。这个高大的建筑物叫鹿台。另外还建造了一个很大的仓库,专门囤积从老百姓手中掠夺来的粮食。

百姓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于是纷纷起来反抗。一有反抗,纣王就派大兵去镇压,百姓们成群结队逃亡,到邻国去寻找活路。这样一来,反而使邻国逐渐强盛起来。

纣王对自己手下的大臣,也采用残酷镇压的手段,谁不听他话,人头就会落地。他知道姐己喜欢新奇,于是就发明一种刑具,以杀人供妲己取乐。

这个刑具是一根空心的铜柱子,将要处死的人绑在这根铜柱子上,然后在空心铜柱子中烧火,把铜柱烧得通红,被绑着的受刑人在痛苦地挣扎,最后被活活烤死。

妲己喜欢看受刑人死亡前的痛苦挣扎,一看这个场面她就笑。纣王为了使妲己笑颜常开,每天都寻找理由杀人,供妲己取乐。这种酷刑叫“炮烙”。

纣王手下有一个耿直的大臣叫梅伯,对纣王用“炮烙”杀人很为不满。

他不顾自身安危,劝说纣王取消这种酷刑。

纣王不但不听梅伯的劝说,反而笑嘻嘻地对梅伯说:“其实‘炮烙’并不残酷,死的人也并不痛苦,你不信可以自己试试。”说完就沉下脸,一挥手,叫宫殿卫士用长矛把梅伯一逼一近空心铜柱,剥去梅伯的衣服,把他绑在空心铜柱上。梅伯被烧红的铜柱烤得撕心裂肺地惨叫。

纣王望着梅伯说:“怎么样,不像你想的那么残酷吧?”说过又叫人把梅伯放下。

梅伯对纣王说:“大王,炮烙太残酷了。为人君的应当仁慈,你这样简直是罪大恶极!这样下去,百姓们都要起来反叛你的,商朝的江山就要断送在你手里了。”

纣王一听,勃然大怒,一挥手,叫卫士再把梅伯绑到铜柱上,点火再烤。

梅伯对纣王说:“大王,请你答应我,老臣是最后受炮烙之刑的人。这样老臣死而无怨。”

这时,在朝的大臣也都一起跪下替梅伯求情。

纣王对众大臣说:“好吧,看在你们大家的面子上,免去‘炮烙’之刑,改成杀头,然后再将他剁成肉酱。你们大家都尝尝这烤得半熟的肉酱的味道,记住梅伯的教训,今后不能随便诽谤我。”

卫士杀了梅伯后,又将他的一尸一体剁成了肉酱,盛在盘子里,分给大臣们吃。在纣王面前,众大臣谁敢不吃?只好闭上眼,把人肉酱吃了下去。

梅伯之死,吓得众大臣再也没人敢劝说纣王了。

为了使周围的各附属国都慑服商朝,纣王把姬昌、九侯、鄂侯3
位诸侯首领召进京城,让这3 个人分管全国各地的诸侯。这3
个人的官衔叫“方伯”。

国内如果有哪个诸侯造反,就由管辖的“方伯”领兵去镇压。

3
位“方伯”带着家属住进京城不久,有一次,纣王到九侯家去玩,见九侯的女儿长得漂亮,就暗示九侯把女儿送进宫给纣王作妃子。

九侯不敢不答应,只好把女儿送进宫。可是九侯的女儿早就知道纣王是个昏君,进宫后对纣王总是一爱一理不理的,整天面带愁容。有一次,纣王下令,一定要她笑,不然就把她杀了。她对纣王说:“把我杀了吧,我在你身边比死还痛苦。”

纣王一气之下,就将她杀了。

九侯得到女儿死亡的消息,放声大哭。不料,这件事被纣王安插在九侯身边的一宠一臣费仲知道了,立即向纣王告密。纣王召九侯、鄂侯和姬昌3
位“方伯”进朝。姬昌预感到这次召见凶多吉少,便推说有病,不能上朝。

九侯、鄂侯和众大臣都上朝了,金殿上的气氛十分紧张,都觉得大祸临头了。

纣王对九侯说:“你的女儿是我杀死的,你哭,这岂不是对我不满吗?”

九侯分辩说:“大王,我死了女儿哭几声,这是人之常情啊..”
纣王说:“你知道人之常情,难道你就忘了君臣之礼吗?看来你目无君主,来人,把他推下去斩了!”

鄂侯听了,立刻跪下,替九侯求情:“大王,九侯哭女儿,确实是人之常情,求大王看在老臣的份上,免九侯一死..”

纣王不但不听鄂侯的话,反而咆哮着说:“反了,全反了。你竟然敢替叛逆者求情,拉下去一并斩了!”

纣王杀了九侯和鄂侯,又把他们的一尸一体切成“肉脯”,剁成“肉酱”,叫人送给西伯姬昌吃。

西伯姬昌当着宫廷来人的面,把“肉脯”和“肉酱”吃了,对来人说:“臣姬昌叩谢大王的赏赐。九侯和鄂侯反叛大王,罪有应得..”

宫廷里的人走后,西伯姬昌为两位老朋友的惨死而痛哭,同时又为自己避免了灾难而幸庆。从此,姬昌天天装病在家,足不出户。他知道,就是这样也无法避免九侯和鄂侯的命运,于是暗中派人回到自己的周国,叫儿子姬发和大臣阂夭设法营救。

果然不出姬昌所料,不久,纣王就对姬昌下起了毒手,只是没有立即将姬昌杀害,而是将他抓起来投进监狱。

西伯姬昌的儿子姬发听到父亲入狱的消息,立刻倾国内之所有,买了好马、宝石和玉器,又选了许多美人,派周国的大臣阂夭,敬献给纣王,并向纣王表达了忠心。

纣王收下礼品,接受了阂夭的请求,将西伯姬昌从牢里放出来。姬昌出狱后,当天就跟阂夭一起回周国去了。

西伯姬昌回到周国后,立即抓紧训练军队,发展农牧业,国家很快就强大起来,周国的邻国也都纷纷归顺了周国。

周国日见强大,已经有力量与商朝分庭抗礼了。就在这时候,商国东部的一些部族,见商朝的国力已经衰弱,便不断侵犯商朝,挑一起事端,进行小辨模的战争。商朝西有强大的周国威胁,东有一些部族侵犯,处于东西夹击的危险之中。

纣王为了稳定国内形势,他调集了国内所有兵力,对东部一些部族发动进攻。纣王原先跟西部的周国讲定,在商朝发动东部战争时周国一定要采取中立,按兵不动。谁知纣王在东部征战时,周国立刻向商朝发动进攻,使商朝两面受敌。这时候,西伯姬昌已经去世,他儿子姬发捧着父亲的牌位,打着替父报仇的旗号,挥兵向东挺一进。

纣王的叔叔比干感到形势危急,冒死请求纣王赶快调回东部战场的兵力,回师守住黄河,不让周国的大兵过河。

纣王勉强接受了比于的建议,把东部战场的一部分兵力往回调。商朝的守兵还没有到达黄河东岸,西岸的周国就撤兵了,并且派使臣对纣王说:“向黄河进军只是一次演习,希望纣王不必介意。”

这时,东部战场因为一抽一回一部分兵力,所以东部的形势又显得吃紧。纣王立即命令回师防守黄河的大兵调转头,放弃守黄河,继续增援东部战场。

比干对纣王说:“使不得啊,大王!周国撤军是迷惑我们,只要我们的守河大兵一回头,他们就会立即抢渡黄河,这一来商朝就灭亡了。”

纣王生气了,怒斥道:“你上次说周国要渡黄河,我就听你话派兵守河。

现在周国的兵已经回去,黄河两岸平安无事,你还不让我增援东部战场,难道存心要我在东部战场败退?你安的是什么心?”

比干说:“我跟随大王这么多年,难道我是什么心大王还不知道吗?”

比干的这句话把纣王激怒了,他说:“我确实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既然你是忠臣,那就让我看看你的心吧!”

纣王一声令下,卫士将比干按倒在地,用利刀剖开他的胸膛,取出一颗鲜血淋淋的心。

纣王杀死比干不久,西伯姬昌的儿子周武王就率领大兵抢渡过黄河,直向商朝的都城步步一逼一近。

纣王要想把东部战场上的兵调回来保卫都城,但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下,他只好把战俘拼凑起来,又从监狱里将犯人放出来,临时编队,去与周国的军队交战。这群乌合之众,本来就没有战斗力,他们本来就痛恨纣王,在这关键时刻,谁会去替他卖命?战斗时他们纷纷倒戈,转过身来,与押送他们的皇宫卫队厮杀,反而成了周国部队的先锋。这一仗打下来,商朝的军队全面瓦解,一败涂地。

纣王知道自己覆灭的命运已经不可避免,他就跪到贮存珠宝的鹿台上,点起一把大火,想让自己的生命与自己的财富同归于尽。最后,大火只是结束了这个暴君的生命,贮存鹿台的珠宝和玉器却保存下来了。领兵攻进朝歌的周武王,成了这批财富的新主人。

从此,商朝对中国的统治结束了,新的王朝——周朝开始了,它的第一代君主就是周武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