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党和国家给我这么一次无上荣耀的机会。当国歌奏响时,现场十几万人一起高唱国歌,我非常激动和自豪,眼泪都出来了!”作为观礼嘉宾受邀参加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回来后,山西省临汾市大宁县徐家垛乡乐堂村乡村医生贺星龙在给乡亲们看病之余,总会抽空给大伙讲述大会的盛况。他说:“我能受邀到现场参加这样的盛典,既是荣誉,更是责任,一定要坚守乡村医生本色,做好乡亲们健康的守护者。”

贺星龙有两次走出大山的机会:一次是运城卫校毕业后,可以留在当地当一名体面的城市医生。另一次是在大宁县医院实习期间,医院相中了他,实习结束后可以在县城医院工作。…

图片 1

贺星龙有两次走出大山的机会:一次是运城卫校毕业后,可以留在当地当一名体面的城市医生。另一次是在大宁县医院实习期间,医院相中了他,实习结束后可以在县城医院工作。

带着激动的心情,贺星龙回到村里的第二天一早就来到村里一个五保户老人家中,给老人检查了身体。看到老人家里电视接收器信号不好,就主动帮老人调试一番。调好后正好在回放大会盛况,贺星龙又结合自己在现场的感受,给老人讲了起来。

在别人看来,这是求之不来的好机会。贺星龙却作出了令人意外的选择,回到了他出生的地方——黄河岸上的山西省大宁县徐家垛乡乐堂村,做起了乡村医生。这一年,他刚满20岁。

从事乡村医生工作19年来,贺星龙信守“24小时上门服务”的出诊承诺,只要一个电话,保证随叫随到,在大山深处用行动抒写出一名乡村医生的忠诚与担当。正如他今年6月20日在大宁县党员教育实践基地的党内政治文化主题教室里,给党员干部们讲党课时说的一样:“我家周边28个山村的村民,不管谁身体不舒服了,只要打个电话,不管路有多远,多难走,我都会骑着摩托车,上门去给他们看病。这么多年来,我虽然受了很多苦,吃了一些亏,流了一些汗,也没挣到啥钱,但我不觉得有什么!因为我‘活’下了黄河边4600多位老百姓的心,我感觉活得有意义、有价值!这就是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与使命!”

“这不是冲动,出去前就想好了要学医,学成了一定要回来。”16年后,说起自己年轻时的选择,黑痩的贺星龙眼神里没有丝毫迟疑。

原本,贺星龙有两次走出大山的机会:一次是运城卫校毕业后,可以留在当地当一名体面的城市医生;另一次是在大宁县医院实习期间,医院相中了他,实习结束后可以在县城医院工作。在别人看来,这是求之不得的好机会。贺星龙却作出了令人意外的选择,回到了黄河岸边的乐堂村,成为一名乡村医生。这一年,他刚满20岁。“这不是冲动,出去前就想好了要学医,学成了一定要回来。”19年后,说起自己年轻时的选择,黑痩的贺星龙眼神里没有丝毫迟疑。

这个想法如同一粒种子早已在贺星龙心里播种、慢慢长大,开启了他的乡村医生之路。

一孔窑洞当诊所,一辆摩托伴出诊。“村里没有现成的诊所,常备的药品在村民家也不多见。”在贺星龙离开的几年,村里的医疗状况并没有改变多少。贺星龙把自家的一孔窑洞改成了诊所,卖掉了仅有的两只母羊,加上卖玉米的400多块钱,凑了960块钱,买回来几件医疗器具和一些常用药。乐堂村有了诊所和医生的消息随即在四邻八村传开。可沟壑阻隔了村落,出行不便。一次到邻村急救的经历,让贺星龙觉得仅靠双脚在路上耽搁的时间太多了,第二天,他便从县城废品收购站买了一辆旧自行车。没过多久,贺星龙又从信用社贷了4000多元买了一辆摩托车。

一孔窑洞当诊所,一辆摩托伴出诊

从此摩托车的声音响彻大山,给村民服务是快了,贺星龙的危险却增加了不少,他记不清在雨天雪地里摔了多少次,自己受过多少次伤。严重的一次,贺星龙的右脚踝关节被摔骨裂,但他忍着疼痛,依然坚持出诊看病。交代完注意事项临走时,贺星龙总会叮嘱:“大病赶紧看,小病不能拖,随时有情况随时打电话。”慢慢地,村民们小病不用看、大病往后拖的习惯改变了。“有个轻微头疼脑热的也打来电话问询。”贺星龙说。

“娃呀,好好念书,将来一定要学医。”爷爷临终前的嘱托,贺星龙犹记在心。

“您好,为了百姓就医方便,贺星龙医生对各村常见病提供24小时上门服务……”这是贺星龙在2006年开始设置的彩铃声音。行医19年来,贺星龙不论风雨冰雪,24小时待命出诊,服务方圆28个村的村民,行程40多万公里,骑坏了7辆摩托车,先后背破12个行医包,磨烂了数十双妈妈纳的千层底布鞋,出诊次数达17万多人次,对于低保户、五保户等贫困家庭患者免费贴补药费达4万多元……

贺星龙的爷爷身患肾病多年,从无人治病到无钱医治,饱受折磨后离开了12岁的贺星龙。

“爷爷的嘱托道出了对子孙后辈改变贫病现状的期望。”贺星龙这样理解,“那时候村里没有医生,看病需要走出大山,跑到几十里外的县城。农家人得了病,都是一拖再拖,爷爷就是这样的。”

贺星龙所在的乐堂村深藏于吕梁山的沟壑之中,是国定贫困县大宁众多贫困村中的一个。农民因贫致病、因病返贫让儿时的贺星龙刻骨铭心。

送走了爷爷,当医生的想法却刻在了贺星龙心中。

1996年,贺星龙考上太原市卫校,可高昂的学费超出了家庭承受能力。他不得不放弃,选择了运城市卫校。拿着全村人用毛毛钱凑齐的3000元学费,贺星龙含着泪走出家乡、开始学医。

毕业后,贺星龙毅然回到大宁县医院实习。2000年春,实习结束的贺星龙谢绝了医院的挽留,回到乐堂村,成了村里唯一的乡村医生。

“村里没有现成的诊所,常备的药品在村民家也不多见。”在贺星龙离开的几年,村里的医疗状况并没有改变多少。

贺星龙把自家的一孔窑洞改成了诊所,卖掉了仅有的两只母羊,加上卖玉米的400多块钱,凑了960块钱,买回来几件医疗器具和一些常用药。

乐堂村有了诊所和医生的消息随即在四邻八村传开。

“贺医生,能不能到我村去看看我母亲,她突然晕倒了。”一次,贺家坡村的村民跑了十几里山路找到了贺星龙。

两人一路跑步,赶到了村民家。诊断了老人的病情后,贺星龙开了药。回来的路上,贺星龙心有余悸:“如果来晚了,老人就会有生命危险。”赶上了是幸运的,可那些没赶上时间的人呢?!

沟壑阻隔了村落,使得道路泥泞坎坷,出行不便。第二天,贺星龙便从县城废品收购站买了一辆旧自行车。为了减少路上的时间,没多久贺星龙又从信用社贷了4000多元买了一辆摩托车。

“突突突……”从此摩托车的声音响彻在大山中。

前不久,贺星龙又贷款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充当起进药的货车、抢救病人的救护车。

24小时出诊,16年不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