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30年来,“春蕾计划”以女童助学为核心,逐渐延伸到职业教育、女童保护、青春期守护、留守儿童亲情陪伴等领域,资助女童超过369万人次,资助大龄女童职业培训52.7万人次。

受到“春蕾计划”资助的春蕾女童们,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本报记者 雷声摄

一大批“春蕾女童”用行动诠释“自强不息、向上向善、追求美好”的春蕾精神,在不同岗位上演绎出彩人生。

图片 2

“27年前,我和家乡的很多女孩一样辍学在家,是‘春蕾计划’给我带来了春天的消息,我成为布拖县第一批受资助的107名‘春蕾女童’之一,得以重返课堂……”

2017年7月,蓝天春蕾教师培训班在北京师范大学举办。资料图片

说话的人叫王福美,今年41岁,来自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这名当年的“春蕾女童”,如今已成长为布拖县拉达乡的副乡长,带领乡亲们在脱贫路上攻坚克难。

图片 3

1989年,在全国妇联领导下,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发起实施了女童助学公益项目“春蕾计划”。30年来,“春蕾计划”以女童助学为核心,逐渐延伸到职业教育、女童保护、青春期守护、留守儿童亲情陪伴等领域,一大批“春蕾女童”用行动诠释着“自强不息、向上向善、追求美好”的春蕾精神,在不同岗位上演绎出彩人生,并将爱心接续传递。

1999年,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白云乡涨水,何方礼抱着孩子们过河。现为武警广西总队柳州支队政治委员的何方礼1992年入伍,他带领官兵持续捐资助学,推动开办武警红瑶春蕾女童班,帮助380多名女童走进课堂。本报记者
雷声摄

春蕾绽放

图片 4

20世纪80年代,在广西壮族自治区融水苗族自治县白云乡,当地女童只能放牛、砍柴、绣花,能上学的很少。

米合伦沙,维吾尔族,34岁,中共党员。在“蓝天春蕾计划”的资助下,她从一名贫困女童成长为人民空军军官。资料图片

1989年9月,在“春蕾计划”的帮助下,女童凤桂鲜和其他10余名女童进入白云乡中心学校举办的第一届女童班,成为全村有史以来第一批上学的女童。1997年,凤桂鲜考上了融水县教师进修学校女子边师班。3年后,她学成回乡,成为当地的第一位女教师。

图片 5

“30年前我从这里出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如今我坚守在这里,就是要带一代代‘春蕾女童’走上知识改变命运的道路。”凤桂鲜说。

2016年7月,在京参加“倾听花开的声音——春蕾女童夏令营”的藏族女生在故宫翩翩起舞。资料图片

失辍学问题曾经在我国部分地区特别是贫困地区相对突出。失辍学儿童中,女童又占多数。30年后的今天,沐浴着爱的雨露阳光,一大批春蕾悄然绽放。截至目前,“春蕾计划”已资助女童超过369万人次,资助大龄女童职业培训52.7万人次,发放以提升女童安全防范意识和能力为主要内容的宣传辅导手册217万套;资助范围以西部和少数民族地区为重点,并覆盖全国31个省区市。

图片 6

“生于厚土,长于时代。‘春蕾计划’已经成为我国促进女性受教育程度提高的重要案例。”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秘书长朱锡生说。

新疆地区的春蕾女童正在上课。本报记者 雷声摄

爱心汇聚

今年是中国女童助学公益项目“春蕾计划”实施30年。

20多年前,何方礼还是武警融水中队的一名战士。从那时起,他就坚持把自己每月21元的津贴分为3份,8元寄给妹妹当学费,8元寄给春蕾女童班的学生,5元留给自己。他的战友们也一直坚持给孩子们寄去学费、衣物和学习用品。

在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关怀下,历经30年发展,“春蕾计划”在惠及女童个体和家庭的同时,还形成了关爱女童教育、安全、健康的多方位资助体系,女童发展权得到有力保障,重男轻女传统观念悄然改变,男女平等基本国策落地生根,并搭建起各民族间友爱互助的桥梁……

“春蕾计划”所及之处,这样的故事并不鲜见。来自青藏高原的玉卓玛和来自天山脚下的米合伦沙都幸运地成为空军资助的“蓝天春蕾”。从西藏民族大学毕业后,玉卓玛光荣地成为人民空军的一员;米合伦沙成为一名空军女军官,并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