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

同性恋这三个字看起来好刺眼,这是一般人都无法接受的。可在红楼梦里,却有很多同性恋,人数之多令人瞠目结舌。原来关注的都是什么黛玉葬花,宝钗扑蝶,晴雯撕扇,王熙凤整死贾瑞之类的经典桥段,其他就大概瞄一眼,也没有细读,更不去揣摩,当静下心来,像品茶一样去慢慢品的时候,才体会出来个中滋味。不过因才疏学浅,并不能理解隐藏在背后的更深奥的哲理或者更深远的意义,只能肤浅的谈论一下而已。

贾宝玉说“女人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看到女孩便觉清爽,见到男子就觉得浊臭逼人”。照理他应是异性恋者,但当他看到秦可卿的弟弟秦钟时,却对他的美貌赞叹不已,因而引发了宝玉的癖性,与秦钟的称呼都乱了伦,两人情谊早已超越了同窗之谊。书中说:宝玉性情体贴,话语温柔,因此二人更加亲厚,也怨不得那起同窗起了疑心,背地里你言我语垢谇谣诼布满书房内外。这疑心当然也不是平白无故而起。宝玉并不喜欢读书,之所以去学堂正是恋着秦钟。除此之外,他还对戏班子里模样娇好的生、旦爱慕不已,与琪倌互换汗巾子时被薛蟠“逮住”以及与北静王的关系均是例证。不知这是不是宝玉博爱的一种写照。

更令我瞠目结舌的是,红楼梦中对于同性恋的描写也是污到了极点,尤其茗烟骂金荣那段,脏到不能再脏。这里也不摘录了,拍下几段,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你说那么小的孩子,不过十来岁,怎么能说出这么脏的话,贾宝玉那时也不过十四五岁吧,却早已和袭人初试过云雨,难怪古人短寿,和这个也有一定的关系。

秦钟

图片 1

从第九回回目中我们可以探出了端倪,[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恋风流可以解释为,宝玉恋秦钟,秦钟恋宝玉,两人互为情友。同时,学堂里还有两个外号叫做“香怜和玉爱”的,四个人常常是八目勾留。起嫌疑,当然是指学友们对他四个起的嫌疑。对秦钟的嫌疑还源于秦钟与香怜在学堂里挤眉弄眼假装小解来到后院干“好事”,不曾想被金荣逮住,金荣说:“方才明明撞见他两个在后院里亲嘴摸屁股,两个商议定了,一对儿论长道短,撅草根儿抽长短,谁长谁先干。”秦钟,情种也。他不仅和宝玉互为情友,还和其他人有说不清的关系。

光我能读懂的就有贾宝玉和秦钟还有蒋玉菡、贾蓉与贾蔷,贾珍与贾蔷,薛蟠与金荣,就连好色成性的贾琏也会找个身边的小厮泄火。对了,还有一出场就是个尸体的冯渊,他也真的是太冤了,为了买英莲(后改为香菱)被薛蟠活活打死,最后人才两空。而书中对冯渊的描写是这样的:自幼父母双亡,又无兄弟,长到十八九岁上,酷爱男风,最厌女子。男风就是同性恋。在当时,因为男风满足了人们对男色的需求,但并不影响个人的结婚生育,所以就流行开来。

图片 2

《红楼梦》里搞同性恋简直如家常便饭,而贾府对于这个似乎都报以非常宽容的态度。这在我们现代人看来很不可思议。王熙凤如此狠毒的角色,勾引贾琏的都必死无疑,而贾琏用来泻火的小厮她却作罢,可见当时这种现象的流行程度。

冯渊

再说薛蟠:原来薛蟠自来自王夫人处住后,便知有一家学,学中广有青年子弟,不免偶动了龙阳之兴,因此也假来上学。龙阳之兴是啥?就是喜好男色的意思。他今日爱东明日爱西,是个十足的混世魔王。后来看上了柳湘莲,没想到柳湘莲是个真男人,直打的他浑身是伤。

冯渊是一小乡宦之子,本来酷爱男风,最讨厌女子,只因为看上了被拐卖的英莲,花钱将英莲买下,发誓再也不交接男子。本想三日后迎娶,那料薛蟠也看中了英莲。这冯渊怎是薛蟠的对手,被薛呆子手下人活活打死,这冯渊遇到“削盘”,又遇到“假语存”,岂有不冤之理。冯渊,真冤。

当秦钟和香怜挤眉弄眼递暗号,二人假装出去说体几话,被金荣抓住,金荣说:”贴的好烧饼,你们都不买一个吃去?”啥是贴烧饼?贴烧饼可不是简单的亲昵行为了,而是发生了性关系,比如宝玉和秦钟。这真的让人不可思议。

薛蟠

图片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