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武的鉴定重点是要正确辨别与元瓷的不同,并注意不要和典型永乐瓷相混淆:
1.元代除少数玉壶春瓶为釉底外,其他器物底部无釉。洪武则除玉壶春瓶、玉壶春执壶外,口径在20厘米左右的扁菊纹大碗也为釉底,其他器物则底部无釉.2.元代碗类底足斜削的习惯,洪武时期除民间青花粗碗仍沿用外,其他较细的器物已改为平削足。3.元代梅瓶的口均为上狭下宽的梯形口,明代梅瓶口部已改变为直而稍翻唇,决无梯形感。

4.元代青花在纹绝少五爪,洪武官窑器几乎全为五爪。

《中国文物报·收藏鉴赏周刊》136期(2006年8月23日5版),刊登了张润平、耿东升二位学人的“罕见的明代洪武官窑青花龙凤纹三足炉”的论断文章。从文章所陈述的条例来看,应是一篇沿袭前人论证观点的罗列通述,而无实质的鉴定见解;这样的文章,只适合于初学者的一般认知,就实际鉴定而言,显然是有所欠缺的。因为,我们从此文所述器物的图片实物上的纹饰可以看出,此器的器型是明代的传统器型,而所绘纹饰,也并未明确给出洪武时期的绘画特征,虽说此器上有一些传承纹饰的存在,如卷草纹、菱形星格纹及所谓的大花小叶和花边留白等,但这并不能说明问题,我们也不能因为有了这些传统纹饰的存在,而主观臆断它的时代界定。其实,查考此类纹饰,在明朝永乐、宣德及成化时期,皆有类似相近的绘画风格作品的承传;所以,在鉴定中对类似的题材画物,就得特别关注主题纹饰上某些容易让人忽略的细节表征,打准切入点,大致是可以廓清一件器物所应归属的时代范围的。下面,就此器龙凤纹的某些细节处的表现特征,谈些个人观点,兼与二位学人商榷。

5.元代印花和青花二种装饰工艺同置于一器的方法,洪武仍继续使用。

1、凤纹

6.元代莲花叶子为标准的葫芦形,洪武已变形的不成葫芦形了。

直观而言(指所刊照片的实物图像),此器之凤纹画法,比之图七明永乐凤纹基本相类;且凤翅第二羽皆长于首羽的画法,特征明显,是其他时期所未见,由此可以表明,此器之凤纹的绘画风格,有永乐时期凤纹画法的表现特质。至于说,凤首的大小、长短及笔法的粗细变化等,这只能说明官窑与民窑在绘画的自由度上的随意性和规范性所决定的,你不可能去要求一件民窑作品如官窑一样的规整细致,一丝不苟地去画作,不然的话,也就不存在官窑与民窑的分别来了。

7.元代牡丹叶子画得肥厚规矩,洪武已变片稍微细瘦而随便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