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注册,曹丕南征,耀兵而已
魏文帝黄初五年秋七月,魏文帝曹丕自洛阳东巡,幸许昌,大举南征。侍中辛毗谏道:吴楚之民,险
而难御,道隆后服,道净先叛,自古患之,非徒今也。今陛下祚有海内,夫不宾者,其能久乎?昔尉佗称帝,子阳僭号,历年未几,或臣或诛。何则?违逆之道不久
全,而大德无所不服也。方今天下新定,土广民稀。夫庙算而后出军,犹临事而惧,况今庙算有阙而欲用之,臣诚未见其利也。先帝屡起锐师,临江而旋。今六军不
增于故,而复循之,此未易也。今日之计,莫若修范蠡之养民,法管仲之寄政,则充国屯田,明仲尼之怀远;十年之中,强壮未老,童龀胜战,兆民知义,将士思
奋,然后用之,则役不再举矣。
曹丕说:如卿意,更当以虏遗子孙邪?辛毗回答:昔周文王以纣遗武王,唯知时也。苟时未可,容得已乎?曹丕执意南征,留尚书仆射司马懿坐镇许昌。秋八月,组建水军,魏文帝亲御龙舟,循蔡、颍,浮淮,幸寿春。秋九月,御驾亲征至广陵,命荆、扬诸军并进。
吴安东将军徐盛建计,植木衣苇,为疑城假楼,自建业至毗陵典农校尉所属的江乘县,延绵相接数百里。诸将以为无益,徐盛坚持为之,假城一夕而成。曹丕到广陵临江,望同不知虚实,愕然叹道:彼有人焉,未可图也。魏军上下甚惮。
几天后,暴风大起,曹丕所乘龙舟随风飘荡,几至沉没。看着浩浩荡荡的长江,曹丕感慨万分,说:魏虽有武骑千群,无所用之!
魏文帝曹丕最关心的是是否被孙权看得起。他问群臣:权当自来不?一些人迎奉道:陛下亲征,权恐怖,必举国而应。又不敢以大众委之臣下,必自
将而来。侍中刘晔则认为:彼谓陛下欲以万乘之重牵己,而超越江湖者在于别将,必勒兵待事,未有进退也。曹丕的大驾临江停住多日,吴王孙权果然不来,
魏文帝曹丕很扫兴。孙权不亲自出马的原因有二:一是曹丕出兵到广陵,与向濡须进军不同,并未给江东带来真正的威胁,充其量不过临江饮马、炫耀一番罢了;二
是曹丕并不能临阵亲自指挥战斗,对付魏将,吴军诸将足够了,如果曹操亲自率军到达濡须,在没有陆逊的情况下,孙权肯定亲自披挂上阵。如今曹操、刘备均已作
古,孙权便成为天下第一的老大,岂肯轻易露面?冬季已至,诸通江溪流即将上冻冰封,曹丕叹道:嗟夫!固天所以隔南北也!遂下令班师。征东大将军曹休上
表称,得吴国投降者,称吴王孙权已在濡须口。中领军卫臻进言:权恃长江,未敢抗衡,此必畏怖为辞耳。重新提审拷问降者,果然是吴
国守将所为,故宣诈辞而已。
闻知魏军班师,吴扬威将军孙韶精选敢死五百人,遣部将高寿抄径路游击,魏文帝曹丕大惊,高寿缴获副车、羽
盖而还。这次袭击,回报了九年前的逍遥津之战。同是万乘之尊,当年孙权亲自断后,导致险情;如今曹丕,并未打算亲自临阵,却在退军途中突被卧槽将了一马。
不过,魏国人畏惧孙权,所以,张辽逍遥津一战被大肆渲染,而吴国人不高看曹丕,因此孙韶、高寿缴获曹丕羽盖一事仅等闲视之。孙韶孤军悬远,在江北广陵游
击,善养士卒,得其死力;常以警疆场、远斥候为务,先知动静而为之备,故鲜有负败;青、徐及豫州的汝、沛之间,颇有前来归附者。此次袭击得益于侦察周密,
骁勇果敢。 冬十月,魏文帝曹丕回到许昌。
这时,鲜卑首领轲比能叛,频频袭扰幽、并二州。但魏文帝曹丕仍坚持南征。魏黄初六年秋八月,魏文帝曹丕以舟师自谯循温水入淮,从陆道幸徐州。冬十月,魏文帝幸广陵故城,临将观兵,戎卒号称十余万,旌旗数百里。不过只是耀兵罢了。
孙权称吴王
吕蒙死后,东吴形势危急,一来曹魏虎视江东,二来刘备必来报复。孙权深知只有先打败刘备,才能恢复与刘备的盟好。而刘备的军事指挥艺术不比孙权强,只要
孙权能够有合适的帅才代为领兵,就可以大破蜀汉军。为了一战击败刘备,孙权不得不暂且曲意讨好曹丕,待到与蜀汉恢复盟好后,再与曹魏为敌。
为讨好曹丕,孙权释放了于禁等被关羽俘虏的军官,并向魏国称藩。于禁回到洛阳时,须发皓白,形容憔悴,向魏文帝曹丕泣涕顿首。魏文帝任命于禁为安远将
军,充当去见孙权的使者。在出使前,于禁先去谒拜魏武高陵。曹丕令人事先在陵屋中作画,画庞德愤怒而于禁降伏之状。于禁见画,惭恚发病而死。这里有个叫人
百思不得其解的历史现象:关羽投降曹操后回到刘备身边,被人称颂义薄云天;于禁系被释战俘,却享受叛徒待遇。
于禁死后,曹丕以邢贞为使者,到武昌封孙权为吴王,加九锡。
这时,侍中刘晔奏称:吴绝在江、汉之表,无内臣之心久矣。陛下虽齐德有虞,然丑虏之性未有所感,因难求臣,必难信也。彼必外迫内困然后发此使耳。可因其
穷,袭而取之。夫一日纵敌,数世之患,不可不察也。刘备军败退,吴礼敬转废,帝欲兴众伐之,晔以为彼新得志,上下齐心而阻滞江湖,必难仓促。
但曹丕深知,孙权、刘备都不可能一下子就被平定,其父曹操,如此神武,尚且不能制伏,他自己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如观望孙权与刘备去大战,坐视其成败。魏国人一般都认为,刘备不是孙权的对手,而且孙权的兵力远多于刘备,刘备打破不了目前的鼎立局面。
再往深处想,万一刘备大破孙权军,夺回江陵,魏军再行动也是可以的。视情况决定,到底是灭孙权,还是打刘备。
刘晔对封孙权为吴王提出异议:权虽有雄才,故骠骑将军、南昌侯耳,官轻势卑,士民有畏中国心,不可强迫与成所谋也。不得已受其降,可进将军号,封十万户
侯,不可即以为王也。夫王位低一阶耳,其礼秩服御相乱也。彼直为侯,江南士民未有君臣之义也。我信其伪降,就封殖之,崇其位号,定其君臣,是为虎傅翼也。
权既受王位,却蜀兵之后,外尽礼事中国,使其国内皆闻之,内为无礼以怒陛下,陛下赫然发怒,兴兵讨之。乃徐告其民曰:我委身事中国,不爱珍货重宝,随时
贡献,不敢失臣礼也。无故伐我,必欲残我国家,我人民子女以为僮隶仆妾。吴民无缘不信其言也。信其言而威怒,上下同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