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氏的崛起
东汉末年,曹操在平定中原后,开始准备代汉,这时中国的六大地区中,东南孙权、西南刘备都建立割据与曹操对抗。献帝
建安十八年曹操分天下为九州,自己担任冀州牧,他恢复禹贡是因为要把并州、幽州并入自己的冀州统治区,同时任命司马朗担任列第二州的兖州刺
史。这里是他兴起的地方,让司马朗率领势力仅次于颍川豪强的兖州贵族,利用曹氏和司马氏的亲密关系,也有利于曹操的统治。司马氏在这时起就开始在中国政治
舞台发挥重要作用,代表中小地主阶级的士族利益。
建安二十一年,曹操开始对士族进行打击,与司马朗关系密切的崔琰被杀,
毛玠罢免,二十二年司马朗去世,豪强与士族的矛盾加剧,也削弱了曹魏集团,在军事上接连失利,汉中等地沦陷,司马懿等士族豪强都拥戴曹操,说
汉室已尽时。持汉室垂终的立场,这固然是客观实际,也体现了士族在豪强与汉室的对抗中,采取了中立态度。但是以司马懿等为代表的士族为了自身利益也提出了
军屯、防御、爱民等策略,竭力维护曹魏的中原统治。曹操见司马懿不反对代汉,也竭力拉拢士族,让他们辅佐曹丕。
在曹丕继位后,司马懿
当时在汉室的职务是丞相长史。他是魏国执掌兵权的重要官员,劝阻曹丕不要放弃襄樊。司马懿在魏国的职位是督军、御史中丞,在劝进时和郑浑、羊袐、鲍勋等是
第三批。他不是《晋书》记载的在曹丕称帝后才任督军,劝进时已是督军。两个月后的黄初二年,曹丕称帝后不久就废除了司马懿督军职务。东汉开始
有督军御史,曹操时设立都督,只有司马朗和夏侯惇、曹仁等极少数能督众军,司马懿当时担任的督军是督全军的要职,曹丕即位也排挤士族,杀了杨俊、鲍勋等,
解除士族的兵权,但提升司马懿行政权力,改任侍中、尚书仆射。曹丕亲自指挥军队伐吴,五年中三次失败,豪强武装战斗力的低下使他再次起用士族统兵,黄初五
年任命司马懿兼任抚军大将军,领亲兵五千,录尚书事,负责留台。黄初六年诏:吾东,抚军当总西事;吾西,抚军当总东事;这是把司
马懿比作萧何。司马氏集团此时已经开始在中原发挥关键作用。在中国六大地区中,在西北的西域和东北的辽东有重要影响力。其中最早控制了被视为绝远、荒凉的
西北,不仅西域是司马孚献策恢复联系的,负责西域戎夷事务的大鸿胪也是由司马氏集团的崔林负责,他制定了与西域交往的制度。凉州的历任刺史也都是由与司马
氏集团关系密切的人担任,司马懿的抚军军师徐邈担任刺史最长。在东北辽东统治的公孙恭被侄儿公孙渊夺权后关押,也是司马懿平定辽东解救了他。而且司马氏集
团的高柔还竭力劝阻曹叡杀公孙晃,可见司马氏集团是与辽东公孙恭、公孙晃这派关系密切。曹叡封公孙渊为大司马,高于司马懿职务时,在徐邈控制的凉州就发生
了反曹舆论。徐邈没有毁了预示司马氏得天下的图谶,是曹叡让人把讨曹的讨字凿去。徐邈和辽东李胤等与公孙氏有仇,对曹魏压制司马懿不满,纵容反曹
舆论散布。 后司马懿联合东北各民族平定辽东后,控制了东北和西域。
发动政变,曹爽被杀
少帝曹芳正始十年正月初三,少帝曹芳依照安排乘车去拜祭明帝陵,曹爽和他的两个兄弟及朝中的文武大臣随同前往。皇帝率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奔向了位于洛阳城南边的高平陵。
出发前,素有智囊美誉的大司农桓范劝告曹爽说:大将军,你们兄弟几人最好不要一起离城,要是城中出了什么事端该如何是好呢?可曹爽不以为然:
谁有胆量这么做?他觉得自己无人可敌,就草率地带领众人离开了京城。没想到,事情果真被桓范言中了。见少帝和曹家弟兄全部离开了京城,司马懿抓住这个
机会,和他的两个儿子一起策动了兵变。
司马懿封司徒高柔为大将军,命其占领曹爽的营地;封太仆王观为中领军,命其占领曹爽弟弟曹羲的
营地。如此一来,司马懿就掌管了曹氏兄弟手上的所有兵权。司马懿还命人紧闭洛阳的全部城门,接着又亲自带领将士占领了洛水浮桥,切断了曹爽等人的归路。之
后,又说太后已经同意罢免曹爽兄弟。司马懿奏曹爽罪状于少帝说:臣昔从辽东还,先帝诏陛下、秦王及臣升御床,把臣臂,深以后事为念。臣言:‘二祖亦属臣以后事,此自陛下所见,无所忧苦;万一有不如意,臣当以死奉明诏。’黄门令董箕等,才人侍疾者,皆所闻知。今大将军爽背弃顾命,败乱国典,内
则僭拟,外专威权;破坏诸营,尽据禁兵,群官要职,皆置所亲;殿中宿卫,历世旧人皆复斥出,欲置新人,以树私计,根据槃互,纵恣日甚。外既如此,又以黄门
张当为都监,专共交关,看察至尊,候伺神器,离间二宫,伤害骨肉。天下汹汹,人怀危惧,陛下但为寄坐,岂得久安!此非先帝诏陛下及臣升御床之本意也。臣虽
朽迈,敢忘往言……太尉臣济、尚书令臣孚等皆以爽为有无君之心,兄弟不宜典兵宿卫,奏永宁宫,皇太后令敕臣如奏施行。臣辄敕主者及黄门令罢爽、羲、训吏
兵,以侯就第,不得逗留,以稽车驾;敢有稽留,便以军法从事!’臣辄力疾将兵屯洛水浮桥,伺察非常。
诏书下来时,曹爽根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顿时乱了手脚。此时,驻守洛阳的将军司马鲁芝、参军辛敞、大司农桓范逃到了曹爽这里。
司马懿怕只靠兵力不成,又施招诱之计,令侍中许允、尚书陈泰往说曹爽速归认罪。又使爽所信殿中校尉尹大目告爽只免其官位。懿还指洛水为誓,表示不食言。司马懿这种狡猾手法,果然使曹爽犹豫起来。
司马懿为了分化曹爽集团,特地笼络与曹爽关系比较密切的大司农桓范,打算让他领中领军。可是桓范仍旧出城投奔曹爽。桓范劝曹爽兄弟奉天子去许昌,调发四
方兵,同司马懿对抗。可是曹爽兄弟不能听从。曹爽最后还是决定回自己府第,他说:司马公正欲夺吾权耳,吾得以侯还第,不失作富家翁。
于是曹爽把司马懿奏事呈报皇帝,请下诏免己官。可是曹爽回到家中只过四天,司马懿便给爽等加上谋反罪名,言:爽与尚书何晏、邓飏、丁谧、司隶校尉毕
轨、荆州刺史李胜等阴谋反逆,须三月中发。于是逮捕曹爽、曹羲、曹训、何晏、邓飏、丁谧、李轨、李胜及桓范,皆夷三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