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字君仲,鲁国人也,徙杜陵。祖父恭有女弟,武帝时为卫太子良娣,产悼皇考。皇考者,孝宣帝父也。宣帝微时依倚史氏。语在《史良娣传》。及宣帝即尊位,恭已死,三子,高、曾、玄。曾、玄皆以外属旧恩封:曾为将陵侯,玄平台侯。高侍中,贵幸,以发举反者大司马霍禹功封乐陵侯。宣帝疾病,拜高为大司马、车骑将军,领尚书事。帝崩,太子袭尊号,是为孝元帝。高辅政五年,乞骸骨,赐安车驷马、黄金,罢就第。薨,谥曰安侯。

史丹字君仲,鲁国人,迁到杜陵。
祖父王恭有妹妹,武帝时为卫太子之妻,生悼皇考,即宣帝的父亲,宣帝隐微时依靠史氏,语在《史良娣传》。
到宣帝即皇位,王恭已死,有三个儿子即史高、史曾、史玄。
史曾史玄都因外戚旧恩封侯,史曾为将陵侯,史玄为平台侯。
史高为侍中贵幸,因揭发大司马霍禹反叛有功,封为乐陵侯。
宣帝病重,拜史高为大司马车骑将军,统领尚书事。
宣帝崩,太子袭尊号,为元帝。
史高辅政五年,请求免职,赐四匹马拉的安车黄金,免官归府第。
死后,谥号曰安侯。
从元帝为太子时,史丹因父史高任职为中庶子,侍从十余年。
元帝即位,做驸马都尉侍中,皇上出行,史丹常为骖乘,很宠幸。
皇上以丹旧臣,又是皇考外戚,很亲信他,诏令史丹护卫太子家。
此时,傅昭仪子定陶共王有才艺,子母都被皇上爱幸,而太子有酒色过失,母亲王皇后又无宠幸。
建昭初年,元帝遭受疾病,不亲临政事,留意于音乐,有时置鼙鼓于殿下,天子自临前栏杆上,下铜丸以投鼓,音合庄严的鼓节奏。
后宫及左右懂音律的没有人能作,可是定陶王也能这样,皇上称赞他的才艺。
史丹进言:“凡所谓才艺,敏而好学,温故知新,皇太子就是这种人。
如果从丝竹鼓鼙之间取人器能,那就是陈惠、李微比匡衡才艺高,可以作丞相了。”于是皇上不语而笑。
其后,中山哀王去世,太子前往吊丧。 哀王是皇帝的小弟,与太子游学一块长大。
皇上望见太子,感动怀念哀王,悲伤不能自止。 太子到了跟前,不哀。
皇上很遗憾地说“:哪有人不慈仁而可以供奉宗庙作民父母的!”皇上把责言告诉史丹。
丹脱下帽子向皇上谢罪说“:臣的确见陛下哀痛中山王,到了因为感伤而伤身的情况。
早上太子准备进见,臣私自嘱咐不要哭泣,以免陛下感伤。
罪在臣下,当死。”皇上听后,责怪的意思才消失。
竟宁元年,皇上卧病,傅昭仪及定陶王常在左右,而皇后、太子却很少进见。
皇上病渐重,思想迷惑不清,多次拿景帝时立胶东王旧事问尚书。
此时,太子长舅阳平侯王凤做尉卫、侍中,与皇后、太子忧愁,不知计何出。
史丹以亲密臣得侍奉探病的机会,候皇上单独睡着时,直入卧内,顿首伏青蒲席上,涕泣说“:皇太子以嫡长立,积至今十余年,名号被百姓挂着,天下没有不归心于他。
见定陶王雅素宠幸,现在道路流言,为国担心,以为太子有动摇之议。
确实如此,公卿以下必以死争,不奉诏。
臣愿先赐死来给群臣看!”天子一向仁慈,不忍心见史丹涕泣,谈话真切至诚,皇上大为感动,喟然叹息说:“我一天天精力不济,而太子、两王幼少,思想中恋恋,又怎么不念叨呢?但无动摇之议。
皇后谨慎,先帝又爱太子,我岂敢违旨!驸马都尉从何处听到此语?”史丹即后退,顿首说:“愚臣妄闻,罪当死!”皇上便纳史丹言,对史丹说“:我病渐重,恐不能再愈,君好好地辅导太子,不要违背我的意思!”丹嘘唏而起。
太子由此便做继承人了。
元帝崩,成帝初即位,提升史丹为长乐卫尉,升任右将军,赐爵关内侯,食邑三百户,加给事中,后调任左将军、光禄大夫。
鸿嘉元年,皇上下诏说:“表扬有德,奖赏大功,古今通义。
左将军史丹过去导朕以忠正,禀议醇正专一,旧德很多。
封为武阳侯,封东海郯之武强聚,户一千一百。”史丹为人知足,乐于爱人,貌若放荡不检点,然而内心却很谨慎周密,所以特别得信于皇上。
史丹兄继承父爵为侯,谦让不受分给他的遗产。
史丹尽得父财,自身又食大国封邑,又因旧恩,皇上赏赐累计千金,僮奴以百数,后房妻妾数十人,在家奢侈过分,好饮酒,极尽美味音乐女色之乐。
任将军前后十六年,永始中因病请求退职,皇上赐策书说“:左将军卧病不减,准许回家治病,朕怜悯因官职之事久留将军,使身体不能痊愈。
派光禄勋赐将军黄金五十斤、驷马安车,希望你上交将军印绶。
宜专注精神,就医吃药,来辅助不衰。”史丹回府第数月去世,谥号曰顷侯。
有子男女二十人,九个儿子都因史丹任职做了侍中诸曹,在皇上左右。
史氏总计四人封侯,做官到卿大夫二千石的十余人,都到王莽时才断绝,只有将陵侯史曾无子,绝嗣。

自元帝为太子时,丹以父高任为中庶子,侍从十余年。元帝即位,为驸马都尉侍中,出常骖乘,甚有宠。上以丹旧臣,皇考外属,亲信之,诏丹护太子家。是时,傅昭仪子定陶共王有材艺,子母俱爱幸,而太子颇有酒色之失,母王皇后无宠。

建昭之间,元帝被疾,不亲政事,留好音乐。或置鼙鼓殿下,天子自临轩槛上,隤铜丸以鼓,声中严鼓之节。后宫及左右习知音者莫能为,而定陶王亦能之,上数称其材。丹进曰:“凡所谓材者,敏而好学,温故知新,皇太了是也。若乃器人于丝竹鼓鼙之间,则是陈惠、李微高于匡衡,可相国也。”于是上嘿然而笑。其后,中山哀王薨,太子前吊。哀王者,帝之少弟,与太子游学相长大。上望见太子,感念哀王,悲不能自止。太子既至前,不哀。上大恨曰:“安有人不慈仁而可奉宗庙为民父母者乎!”上以责谓丹。丹免冠谢上曰:“臣诚见陛下哀痛中山王,至以感损。向者太子当进见,臣窃戒属毋涕泣,感伤陛下。罪乃在臣,当死。”上以为然,意乃解。丹之辅相,皆此类也。

竟宁元年,上寝疾,傅昭仪及定陶王常在左右,而皇后、太子希得进见。上疾稍侵,意忽忽不平,数问尚书以景帝时立胶东王故事。是时,太子长舅阳平侯王凤为卫尉、侍中,与皇后、太子皆忧,不知所出。丹以亲密臣得侍视疾,侯上间独寝时,丹直入卧内,顿首伏青蒲上,涕泣言曰:“皇太子以適长立,积十余年,名号系于百姓,天下莫不归心臣子。见定陶王雅素爱幸,今者道路流言,为国生意,以为太子有动摇之议。审若此,公卿以下必以死争,不奉诏。臣愿先赐死以示群臣!”天子素仁,不忍见丹涕泣,言又切至,上意大感,喟然太息曰:“吾日困劣,而太子、两王幼少,意中恋恋,亦何不念乎!然无有此议。且皇后谨慎,先帝又爱太子,吾岂可违指!驸马都尉安所受此语?”丹即却,顿首曰:“愚臣妾闻,罪当死!”上因纳,谓丹曰:“吾病浸加,恐不能自还。善辅道太子,毋违我意!”丹嘘唏而起。太子由是遂为嗣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