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10月19日是长春解放70周年纪念日。长春是解放战争时期我军第一个不攻而克的大城市,长春围城不但揭开了辽沈战役大幕,也体现我军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

核心提示:进入初夏后,城内粮价飞涨,“一个大饼子可以换到一个金镯子,甚至能领走一个大姑娘,我家意识到情况不妙,全家人想逃出城去,但当时国民党不放百姓出去,说是禁止出城投共。”

长春全部解放后,我军在市中心广场吹起胜利号角。

这座城市,名叫长春。史料载,经过半年左右的围困,1948年10月19日10时,我军从四面八方开入长春市区,长春全面解放。10月21日凌晨,据守在中央银行大楼的国民党司令部在几声象征性的枪响过后,宣布投降,长春彻底解放。

“长春围困战”惊心动魄。多年前,台湾作家龙应台撰写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一书对这场战役的描述曾引发巨大争议。日前,吉林省作协副主席李发锁发表的报告文学《围困长春》,则以详细史料揭秘“围困长春”真相。

一份史料载:“根据人民政府进城后确实统计,由于国民党‘杀民’政策,饿、病而死的长春市民共达12万人。”从这个角度上说,长春人民为解放全国,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与贡献。

图片 2

在吉林省会长春市普阳街旁的一栋居民楼内,76岁的沙秀杰老太太独自奋笔。“我在写自传,主要是关于那段岁月。”沙秀杰说,这部书稿已初告完成,“大约4万余字。”

为什么选择“围”而不“攻”?

沙秀杰所说的“那段岁月”,包括1948年解放长春的前后。那些日子,给这位老人留下终生难以抹除的痛苦烙印。“经历过长春‘困卡子’的老百姓,很多人不在了,我想留下一段真实的历史记录。”沙秀杰动笔了。

在长春外围战中,林彪动用了十几个师,只截住了国民党的5000余非主力军,而自己损失了2000多人。守城的城防司令是名将郑洞国,他所带领的军队都很有战斗力。当时长春的城防工事也是“坚冠全国”,据长春市委的材料,解放长春后,进城拆除的碉堡,仅5个区的统计就有1291个。因此,当时的长春是很难硬打下来的。

一个大饼能领走一个大姑娘

除此之外,两个攻坚战的失败也对林彪造成了心理阴影。一个是攻打德惠,林彪曾经动用东北民主联军主力六纵等4个师及80门炮,围攻国民党王牌部队新一军50师,打了好几天,一直没攻下来。被杜聿明抓住战机,马上调动主力军压过来,于是林彪下令撤退。

1948年3月,5个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师初步包围长春,实行长围久困,展开政治攻势和经济封锁。

撤退到松花江的时候,杜聿明下令让小丰满开闸放水。严寒冬天不少战士被冻死在江里。应当承认,虽然我军当时的运动战要比国民党强,但在攻坚战上,我们的确不如国民党。尤其是国民党的新一军。他们都是在印缅战场上参与过松山战役,跟日军比拼活下来的人。

15岁的沙秀杰那时每天最希望的事,就是听到枪声。沙秀杰说,当时左邻右舍常聚在一起,听城外的枪声,“枪声越密集,我们越兴奋,就盼着共产党早点打进来,这说明要解放了。”

第二个攻坚战是攻打四平,国民党陈明仁带领35000人守四平,林彪动用了7个师,打了13天,死伤13000人,最终形成胶着状。蒋介石下令,让郑洞国带领9个主力师来解围,林彪无奈撤退。

进入初夏后,城内粮价飞涨,“一个大饼子可以换到一个金镯子,甚至能领走一个大姑娘,我家意识到情况不妙,全家人想逃出城去,但当时国民党不放百姓出去,说是禁止出城投共。”

林彪认为这两个城市都打不下来,打下长春的胜率太低。于是他改主意说要围而不攻。共产党内部当时也讨论了起来,朱德、黄永胜等人都参加了意见,毛泽东最终批准了围困方案。计划经过对长春三四个月的围困,使敌人断粮疲惫衰弱,或者投降,或者在逃窜的途中歼灭。从战略需要和战争的规律上来看,对长春围困,是当时正确的战略选择。

另一种历史说法是,国民党初期禁止市民”出城,意在以市民作为人质。

国民党何时开始驱赶百姓?

三弟饿倒路边像副“小骷髅

图片 3

家中无粮,沙秀杰的大哥、二哥参加了国民党军队。沙秀杰一家能在城内度日,得益于大哥、二哥每天从军队伙食省下的两个大饼子。

郑洞国到了长春后,下令长春市市长用一个月的时间,地毯式调查城内的两个重要数字:居民数及粮食数。得出的结果是——城内共有40万居民,加上10万部队一共50万人;城内的粮食平均每人45斤,够吃两个半月。这就意味着长春如果守城,只能守两个半月。但郑洞国也有另一种计算:如果没有40万居民,城里现存两个半月的粮食,守城部队可以吃上十个月。即使不能把40万居民全部撵走,但赶出去一半也能维持六七个月,这就能把我军的围困战彻底打败。

“我和三弟每天去取大饼子。”沙秀杰说,那时有个场景,令她一生难忘,“一次取完大饼子,三弟跟在后面,他说‘二姐,我饿’。我没理他,他就在身后念叨。走了一会,听到后面没动静,回头看他倒在路上,那不是人样,就是一副‘小骷髅’,我心软了,用手指甲抠下一块喂给他吃,他才有劲走。”

由于当年农业歉收,我军中的不少人都是挖野菜或是吃黄豆,所以国民党军队不用打,四野就可能会先把自己拖垮。

史料载,在围困长春的5个多月里,长春7月底即告粮绝。

为了把守城时间延长,郑洞国采取了三个办法。第一个是发行本票,通过本票将市场上的粮食劫掠一空。第二,出台了战时粮食管理办法,名义上只允许老百姓有三个月的粮食,超过的都要上交。实际上,老百姓家里的粮食,搜查出来便全部拿走。这是纵容国民党军警宪特公开入户抢粮的法律文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