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600)this.width=600;if(this.offsetHeight>525)this.height=525;”>我与老婆的口头协议从今天起开始执行,我戒烟,她出钱。烟一颗不许抽,5000块钱一分不能少。戒烟无非为了我的健康,5000块钱则是为了给我买书,从表面上看便宜都被我占了,老婆还怕我耍赖反悔,拉了我们的儿子作见证人。
笑话有云“戒烟不难,我都戒了二十多次了”,然而这次来真的,二十几年的烟龄怎么也玩不出“弹指一挥间”式的潇洒,那种抓耳挠腮、坐立不安的滋味着实令人难耐。没办法呀,痛定思痛,落到如此境地的缘起都是因为书,书——实乃罪魁祸首、罪不可赦!近来,我对于书的痴迷日重,它几乎占据了我所有的大脑空间,且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我欣欣然沉迷于大把花钱搜书、访书、买书、藏书的全过程里。对于一本好书,没到手之前趋之若惊、寝食不安地思之想之,唯恐到嘴的鸭子不翼而飞;到手之后摸来捧去、又闻又念,宛如对待活色生香的绝世佳人,书若有灵必厌其主人全付的奴婢相儿。某一日,为了一款董桥先生的绝版老书,得识长居台北淘书的书贩子Shuiyues先生,他截了一张孔网拍卖行情图给我做参考,意思是他的出价很仁道,结果也正如他之所愿,人民币被他挣去了不说,连带着把”万恶”的孔网也一股脑儿地推给了我,狠毒啊!我与他天南地北素未谋面,毫无间隙,何以害我至如此田地?然而转念一想,终究是贪心作崇,欲望迷心,怪不得他人,更何况当我问罪的时候Shuiyues先生又赔不是又抱歉的,后悔药哪里买得到?想那孔网,贩书的店铺星罗棋布,好书佳作层出不穷,后果可想而知,我终于一头跌进了书海籍渊万劫而不复矣。其每一张网,网中几乎都有我的影子,每次收网,我的人民币就悠忽不见了。
眼看着家里的书越来越多,要钱的频率越来越快,老婆不满意了,老婆当然不满意,任谁的老婆都不会满意!因为截止到现在还没听谁说过谁家的钱是被大风刮来的。我的老婆把钱看得很重,典型的“把家虎儿”,思想工作不做是不行的,可偏偏每次都是以我的失败而告终,对她来说,简直是“一耳朵听一耳朵冒”。我说:“现在的人民币越来越毛,攒钱不如攒书,这叫作收藏,既学习了知识长了学问,还能够保值,甚至有很大的升值空间。”老婆道:“升值?你买吗?我还不知道你?舍不得卖升什么值?”。我说:“你以为花钱买书我就不心疼,还不是为了孩子?等他长大了,这些书就是留给他的财富。”老婆道:“不如现在投资为他请家教,督促他学习,以后他有出息了,知道这些书的好,要不然也不过是一堆废品,说不定哪天就给卖了!”我说:“其实我也不是见书就买,只是有选择地收周作人、孙犁、董桥等这几个人的书,收一本少一本,总比他们写书、出书快把?”老婆不耐烦道:“昨天你买的是谁的?——贾平凹,刚才你拿回来的是谁的?——巴金,反正我不管你买的是谁的书,别找我要钱了!”我的思想工作陷于瘫痪,老婆全方位、不余遗力地对我实施着经济封锁。伊朗一味搞核武器,逼着美国对它实行经济制裁,没钱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图片 2600)this.width=600;if(this.offsetHeight>525)this.height=525;”>“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鼓足勇气,表示抗争到底,但每每不超过五分钟就自暴自弃了,因为我实在想不出办法来说服她满足我日益扩张的购书欲望。有几次,我会拉拢儿子加入我买书的行列以示声援,三口之家,总该少数服从多数吧?总应当“讲理合法”吧?儿子果然予我以同情,口口声声应承了,结果却是强权政治最后获得了胜利,儿子泄气地说:“你自己去跟她说吧。”
忽一日,当我再次向老婆郑重提出买书申请的时候,她竟然开出条件说:“只要你能戒烟、洗牙,我就给你一万块钱去买书。”这对于她来说可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而对于我真乃“奇耻之大辱也”。戒烟?堂堂七尺大汉,能是说戒就戒得了的吗?果真如此,烟厂早关门了!洗牙?我的天呀,心甘情愿送上门来张着大嘴躺在那里敢怒不敢言地让人家连搓带磨的百般蹂躏一个多小时,不答应,坚决不答应!老婆见我一副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样子,只轻描淡写地说:“那就算了。”
我开始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这么不聪明把工资卡交给老婆,交给她也算了,为什么偏偏把取钱密码也透露给了她。有时就责怪单位的会计为什么一味图省事把每月的工资、奖金全打在卡里,连煤火费全摸不着,好像彻底和现金绝缘了。现在,全明白了,我全明白了:那些会计都是女的,女的在家都掌权。
孔网上仍旧好书不断,像是专门吊我的胃口。孙犁先生百花文艺版小开本散文集得要吧?三联书店八十年代初那些读书文丛书话系列得要吧?散文大家吴鲁芹先生那些港台绝版书看着封面就叫人眼馋,其他中华书局的、上海文艺的,我的妈呀!好书实在太多了。现实情况是口袋没钱,眼睛发红,老婆不吐口儿,儿子不帮忙儿。正当我愁眉苦脸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灵机一动,大叫“百无一用是书生”,见吃不吃为呆也,见钱不花视为捏。戒烟何难?执拗何必!妥协也罢,投降也罢,原则是坚持得了的吗?此一时,书瘾大过了烟瘾,终归在老婆面前也算不得丢人。
谈判的焦点是关于洗牙方面,我坚持我的洗牙无用论:戒烟也就罢了,干嘛非要把因为吸烟而留给我作为最后纪念的斑驳牙渍也非要洗之而后快呢?美只在于外表么?再说口腔出血怎么办?万一败血症了怎么办?“洗牙简直是危害大矣!”我说。老婆道:“我是巴不得有人出钱让我洗洗牙,轮到你这儿事儿还挺多,还没听谁说因为洗牙要了命的。”双方你来我往多番交涉,相持不下到最后,都做了必要的让步,我得到了资金买书,老婆则不再坚持让我洗牙,但可恶的是:奖励金从一万块降到了五千。
不久,《晚华集》、《秀露集》来了,《文人相重》、《英美十六家》来了。精装的、平装的纷至沓来。夜深人静,灯下漫读,浮思连连,遐想翩翩,重复着多少书生书叟的温馨故事,其美妙惬意自不待言!而隐隐的忧愁亦时隐时现,把十分的喜悦冲淡了八分:这五千块钱用完了怎么办?以我现在买书的速度,五千块钱坚持不了多久,到那时,我不会同意去洗牙吧?
看着我一次次抱书回家,老婆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她怎么也不能理解花几百块钱买一本旧书是怎么一回事儿。我的戒烟与买书均与我有所得、有所乐,老婆却只有付出,五千块钱对她来说不是个小数。
儿子从书架上抽出一本网格版《格林童话》说这本书是他的了。

本人从2010年4月份,在琉璃厂古籍书店买第一套旧书至今,已经陆陆续续在孔网、中国书店买了不少旧书。我买旧书,基本只限于历史、文学书,买书的标准是版本、纸张、油墨、装订都要好。买书的目的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有坐下来读书的时间,一杯茶,一本书,一把藤椅,躺在院子里,读一些多年想读完却一直未能读完的书。一年多来,还是淘到不少心仪的好书。来和爱书人分享一下。
一、聊斋志异图片 3600)this.width=600;if(this.offsetHeight>525)this.height=525;”>
图片 4600)this.width=600;if(this.offsetHeight>525)this.height=525;”>
图片 5600)this.width=600;if(this.offsetHeight>525)this.height=52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