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各位喜爱旧书的朋友有无这种习惯,那就是无论何时何地,每当碰见旧书店或旧书摊,无论多忙,一定要浏览一番,否则事后就好像留有多大憾事似的。我自己就是这样,为此经常挨老婆训。谁让咱有这爱好哪!就好像女人见到卖衣服的店铺就要进去看看,并在身上比量一下一样,尽管不买。也许这就是旧书瘾吧。现在家里到处是书,但我对书的品质要求很高,不在9.0品以上的书我是不会收藏的,一般都是9.5品的书。旧书市场我是经常去的,这不,今天又去那里陶到了几本,上书影同大家分享一下:其中《红楼梦》是74版的,1印

听别人说,出一本书,就像生一个孩子一样,你要给其找一个好听好看的名字才行。如今,出版界,出版了很多读书随笔,当然也有书话。像《旧书鬼闲话》《左手旧书右手新书》《旧书笔谭》《逛旧书店淘旧书》之类。这些书,内容都是研究旧书问题的,也可以称之为谈旧书的书。这样的书,我都喜欢买,也喜欢读。有的文章,是作者在博客上写的,也看过,像读电子版书,很耐读。编成书,和旧书二字一联系上,更有书香味。这样的书,一看名字就知道,都是和旧书打交道的故事。有的文章写的是逛旧书店、旧书摊淘旧书的事,有的文章写的是读一本旧书的感想,或者是介绍一本旧书,有的是研究旧书业的。文章写的有味、有趣、有感情色彩。当然,这些旧书不是一般的旧书,你没有看过不说,你也买不到。当然,话说回来,也不是绝对的。每次到书店买新书,凡是新出版的读书随笔、书话类书,我都要翻看一下目录。如果目录上谈旧书的文章多、淘旧书的文章多,我必买无异。好像找到了知音,因为我喜欢旧书,我喜欢淘旧书,也喜欢阅读旧书。谈旧书的书,一般作者都有旧书癖。他写的淘书记、修书记、理书记、搬书记、读书记,都有一种书香味,文章里面好像有人生的酸辣苦甜,当然也有人生的乐趣、妙趣,很难描述到位,感觉无法对君说,好像人的灵魂在天堂里畅游一样,轻松、自在、安祥。有的书名字不带旧书,但内容都是谈旧书的。也算谈旧书的书。像王成玉的《书话史札》,都是谈古今旧书话的一本书,你想了解古今的书话类,那一本有价值、有意思、内容如何,买一本该书,一看就知。这本书,是工具书,非常有阅读价值。王成玉是一个民间真正的爱书人、读书人,很有个性和特点,非常喜欢书话,他能想起来把古今的书话类书重新组合一起,编一本书,了不起!给书话界做出了重要贡献。他的另外一本书话集《书事六记》,我看过后,原来,他非常喜欢逛武汉的旧书店、旧书摊,基本天天去淘旧书,原来他爱旧书如命也!看过此书后,让我非常不快,因为该书是在台湾出版的,是繁体字,让我带着障碍读完的。看一遍,不过瘾,文章的意思不太明白。这本书,在大陆,为什么不能出一本简体字版的呢?它又没有政治问题。这本书,如果在大陆出版,肯定会畅销。过去,我提过这个问题。另外一本书,我不是故意抬高它,也的确值得一提。那就是作家安武林的《爱读书》。先说安武林这个人,然后再说书。有人说他性格大大咧咧的,这一点,我不关注;我关注的主要是他对旧书的态度。我和他接触过,我想这个人很怪,他的经济也很紧张。老家、孩子、房贷等等都需要钱。他很少买新书,估计怕花钱;买旧书时,太贵的他不要,也是怕花钱。可是,他是我目前看到的买旧书最厉害的一位。对童话类旧书,他贪得无厌,每次和他在旧书摊相遇,凡我淘到的童话,他都想抢走。当然,我基本都是让给了他。有的旧书,因为品相不好,我暂时没要,后来再到旧书摊找,没有了。一问摊主,原来老安“扫荡”过了!每一次逛旧书摊,他都满满的买一小车旧书。他夫人和他一块在旧书摊,我没有看到她高兴过。也可能她的性格内向吧。有一次,我说老安买旧书,你管不管?她说:“我能管住他吗?”看来,感觉她是反对老安买旧书的。估计女人都讨厌老公买旧书。原因是:一是脏,二是花钱多,三是占地方等等。他买了很多旧书,都是复本。你到他的家,他睡的一张单人床上、被子上放的是凌乱数本旧书,好像是刚淘回的旧书,也没来得及擦去书上的尘埃,可能是准备晚上看的吧。地下室书房的地板上到处放的是一堆堆旧书。他给学校捐书,给朋友寄书,读旧书,读诗歌,谈旧书,每天乐此不彼,好像他的灵魂是用旧书铸造的一样。他对旧书的感情和珍惜,一般人做不到。我经常说他,你写作很勤奋,一般人做不到,诗歌、散文、小说、童话等等,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你不能只给儿童写文章,也要给大人写文章;写点淘旧书记、读书记等等。当时他答应可以。后来不知他记住没有,反正他写了一本《读书就像玩核桃》。《爱读书》是一本外国儿童书话。我认真的阅读了一遍。过去,读过很多书话、读书随笔,都是千篇一律,基本都是介绍民国新文学类书刊的。而《爱读书》介绍的都是儿童读物,且主要是童话,有少量的成人读物,让人眼前一亮,很多都是我没有看到过的旧书。每一本童话、儿童小说他都对内容作了介绍,论述等等,读起来,并不枯燥。这本书,唯一不足的是没有对中国的旧童话、儿童小说进行介绍、论述。感到老安有点崇洋媚外似的。关注童话,这是周作人的一大特点,他也最喜欢童话,写了很多童话方面的论文。我深受他的影响。一个爱读书的人,对于童话,不能弃之而不顾。更不能小看童话,童话是文学的一部分,而且,很多童话作品非常耐读有趣。童话出版业如今很火,说明了儿童文学、童话书刊很有市场。毕竟,在中国,每个家庭基本都是独生子女,对子女的教育,离不开中外儿童读物。因此,如今,在中国,童话和每个中国家庭都有关系,和每个家庭的孩子更有关系。关注童话、关注儿童作者的童话创作,是很有必要的,也是很有现实意义的。谈旧书的书,书话也好、读书随笔也好,如今,已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购买、收藏。有的人,极为喜欢阅读这种类型的书,甚至只阅读这样的书;可是,人们为什么喜欢这种类型的书,没有人去探讨、分析、研究。好像这类书是成人的“童话”似的,让人天天念念不忘,又不知道其缘故。人们爱吃苹果,就是因为它好吃;人们喜欢阅读谈旧书的书,就是因为它好看。看来,很多事,你没有必要想那么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